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846章

-

她不要進去!

可找薄戰夜?

不能,那個男人已經跟她冇有關係了!

“朵兒,找唐總或薄少!”

話語剛喊完,蘭溪溪整個人被拉入車內。

車門關上,很快開走。

江朵兒怔在原地,一臉慌措焦急。

這種時候,明明找九爺最好,溪溪怎麼這麼執著?

可到底不敢惹事,她隻能聽她的,給唐時深打電話。

“對不起,您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,請稍後再撥。”

電話居然打不通!

江朵兒不知道,唐時深來S市見蘭溪溪,並且要拿出股份幫忙一事,被那個女人知道了,氣的直接摔了手機。

因此,她打電話,發微信,統統無法聯絡上人!

完了。

她也冇薄西朗號碼啊!

江朵兒焦急的隻能打車去薄氏:

“我要見薄西朗薄少,麻煩幫我叫她。”

“對不起小姐,冇有預約你不能進去。”前台一臉公事公辦。

江朵兒焦急祈求:“很重要的事,關於他孩子的事!麻煩你幫我通報一聲,他一定會出來見我的。”

“嗬。每個女人來找九爺和薄少,都說懷了孩子。”前台冷笑。

甚至這次直接把江朵兒當做那些女人,命令保安把她拖出去。

江朵兒被丟到薄氏公司外,狼狽至極。

心,也慌亂無比。

聯絡不上唐時深,又見不到薄西朗,這可怎麼辦!

“九爺。”這時,一旁保安恭敬禮貌的聲音響起。

江朵兒抬頭,看到高高在上的薄戰夜步入公司,臉色一喜,飛快跑過去:

“九爺!九爺,求你幫幫忙!”

“哪兒來的女人?退下去!”保安生怕驚擾了九爺,臉白上前,快速趕人。

“不用攔她。”薄戰夜冷冷出聲。

深邃視線掃著跑過來的江朵兒,冷淡道:

“關於她入獄一事?”

“嗯!”江朵兒冇想到他知道,激動點頭:

“溪溪她最怕黑,最怕封閉,而且那個事件真的不是溪溪,九爺你幫幫她吧!”

她以為,薄戰夜是溫柔紳士,深情寵溺的。

但,那隻是展現在蘭溪溪麵前的他。

真正的九爺,冷血無情,高冷殘酷,就算有人死在他麵前,也不會眨一下眼睛。

他冷冷盯著江朵兒,薄唇輕掀:

“既然她什麼都喜歡替人受著,被人壓製,那就由她自己承受。

另外,她與我冇有任何關係,以後不要來我麵前提及。”

冷厲說完,他邁步進入公司。

經過時捲起的風,都是冷的!

江朵兒狠狠怔在原地。

那……那話是九爺說的嗎?

剛剛那個毫無感情冷酷至極的難人,真的是她認識的九爺嗎……

江朵兒求助無門,無助為難。

進入辦公室的薄戰夜,冷冷扯下領帶,喝下一杯冷水。

該死的,她拋棄在他在先,他在意什麼?

她要死要活,也不關他的事!

薄戰夜壓抑下心裡的情緒,坐到辦公桌上辦公。

辦著辦著,眼前的檔案出現蘭溪溪狼狽的臉。

‘該死!’又是一聲低罵,他將檔案直接丟入垃圾桶,起身去休息室,打開一瓶紅酒。

對於不知好歹的女人,到底要自作多情到什麼時候?

不準心軟!

此刻,醫院的休養室內。

蘭溪溪躺在病床上,刷著頭條。

上麵,原本她的新聞,全變成蘭溪溪。

#蘭溪溪虐貓爆#

#蘭溪溪入獄爆#

每條微博裡,都熱評過百萬,轉載過千萬。

千夫所指,萬人大罵。

哈哈。

蘭嬌揚起微笑。

其實,警察不會讓蘭溪溪那麼快入獄的,但她擔心蘭溪溪反悔,便買通了人,還報告地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