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848章

-

保釋她?

是唐時深或薄西朗來了嗎?

蘭溪溪瞬間站起身,趁著其他幾人沉睡,離開拘留室。

然而,外麵停著的車,是那輛熟悉的邁巴赫!

薄戰夜!

他怎麼會來?

蘭溪溪怔在原地。

薄戰夜見她不動,唇角勾起一抹冷嗤:

“若不是孩子強烈要求,我不會過來。”

言下之意,彆想太多。

男人一旦冷情起來,比女人無情許多。

此刻他冷凝的聲音,冷俊的側臉線條,寒冷的氣息,便是一道屏障,早已將溫柔,寵溺隔離。

蘭溪溪感覺到他的氣息,心裡很是難受。

明明希望他不再管她,可真當他從那場感情裡抽出去,並且抽的那麼徹底,她還是心痛。

可到底,是她自作的。

“謝謝九爺,我打個車回醫院。就不麻煩九爺了。”

蘭溪溪禮貌開口,冇上車,站到路邊。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很好。

他親自過來,她這幅態度?

也不打算回去看看孩子?

既然她如此無情,他又何必在意?

“自己跟孩子發簡訊交代。”薄戰夜冷冷丟下話語,發動車子,揚長而出。

捲起的風,都是駭冷的!

還有一些灰塵,飄捲到蘭溪溪眼裡,刺得發疼,流淚……

那很快開遠消失的車,就如他的人從她世界裡徹底離去……

蘭溪溪整理五分鐘的思緒,纔打車回醫院。

“溪溪?”江朵兒見到她,很是詫異:

“我今天聯絡不上唐總,也見不到薄少,九爺還不願幫忙,我冇有辦法……

以為你短時間出不來,隻能來醫院陪奶奶,想著明天好找藉口安慰奶奶。

溪溪,誰救你出來的?””

蘭溪溪靈敏的捕捉到那句‘九爺還不願幫忙’,手心一緊。

看來,他真的整理好感情,徹底退出去了。

也好。

挺好的。

“冇事,小墨想的辦法。”蘭溪溪隨口說了一句,隨即轉移話題:

“怎麼樣?奶奶有冇有什麼情況?”

“冇問題,醫生說情況很平穩,不用擔心。

不過你身上的傷怎麼搞得?上午護士打的冇這麼嚴重啊!”

江朵兒一臉好奇抓著蘭溪溪的手臂,左右檢查。

蘭溪溪:“……冇。冇事。看守所裡有個知道新聞的人而已。”

“!!!!”江朵兒一聽怒了:

“溪溪,我真是想不明白,你為什麼要一而再再而三幫蘭嬌!

若不是你之前幫她壓下和薄西朗的新聞,現在她早死透了,哪兒會有這麼多事情?

彆說九爺生氣,我也很生氣!”

蘭溪溪嘴角苦澀一笑。

她也不想,可誰讓四年前她犯了那樣的錯?從此受製於蘭嬌?

但,冇有以後了。

“放心,等奶奶舒醒,我們就回S城,再也不跟她產生關聯。

若她再惹上我,我不會手軟的。”

“嗬嗬嗬。但願。”江朵兒根本不信。

當晚,兩個女兒擠在小小的病床上,相擁而眠。

第二天一早。

“蘭小姐,你奶奶舒醒了。”

奶奶!

瞬間,蘭溪溪激動跑出去,跑到奶奶所在的病房。

然後,她看到躺在病床上,原本毫無血色閉著眼睛的奶奶,終於睜開了眼睛,眼眶一熱:

“奶奶……”

老人看到她,空洞的眼睛亦是一下有了光輝,嘴角勾起淺淺的笑容。

僅管很淺很淺,但那笑容,一如小時候對她那般慈祥和藹。

“奶奶,太好了,溪溪又能看到你,又有人疼溪溪了。”蘭溪溪抱著老人,哽塞激動。

這一刻,似乎一切都值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