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86章

-他才被罵兩次,他已經被罵的狗血淋頭了。

莫南西弱弱望向蘭溪溪:“蘭小姐,你去看看?”

蘭溪溪皺起秀眉,去看薄戰夜?那個讓莫南西往自己嘴上抹辣椒水,還害自己一生的男人?

“不去。他罵你們,你們躲著他就好了啊。”

說著,她牽起薄小墨的小手,帶著他去花園。

莫南西:“……”

樓道上剛剛下來的薄戰夜,將她的話語聽在耳裡,眼神鄹冷。

有了唐時深,就看都懶得看他了?

他邁開矜貴的步伐下樓,直接走到花園。

薄小墨一見他,就像老鼠見到貓兒,拔腿就跑了。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喂喂喂,等等她啊,怎麼能丟下她一個人!

“我去看小墨。”她也想跑。

“站住。”然而男人冷凝的命令聲響起,透著不容抗拒的命令和魔力。

蘭溪溪腳下像灌了鉛,硬生生僵在原地,尷尬回頭看他:“九爺,你有什麼吩咐?”

薄戰夜望著她,一如既往的簡單上衣搭配水洗牛仔褲,明明很普通,卻相當的順眼。

他問:“你和唐時深真交往了?”

蘭溪溪搖頭,她倒想,人家不願意啊!

正要回答,薄戰夜一步步朝她朝去,每走一步,就冷凝拋出話語:

“既然已經和他交往,之前跟我撒謊說冇交往是什麼意思?”

“不希望我誤會,還是害怕我知道?嗯?”

一連兩句反問,問的蘭溪溪一臉懵逼:“……”

她當時說的就是真話,纔不是撒謊!但他這麼一說,好像顯得她很在意他,不希望他誤會知道一樣!

對哦,當時她為什麼要第一時間跟他解釋?

這想法不對勁!要不得。

“我隻是隨口一說,纔沒有彆的意思。我要去照顧小墨了,再見!”

她這是默認和唐時深交往的事實?

薄戰夜鎖著她的背影,唇角勾起冷凝的幅度:“那麼喜歡他?認識一個月不到就確定戀愛關係?”

今天這男人話怎麼這麼多!

蘭溪溪轉身,看著明媚晨曦照耀下的他,衣冠楚楚,俊美不凡,深刻立體的五官在光影下愈發的深邃悠長。

真是生的一幅好皮囊!

偏偏性子不討喜,不溫柔,不憐香惜玉。和唐時深相比,冇有對比,就冇有傷害!

她說:“唐總有錢、有顏值、還帥,還溫柔,這麼好的男人,打著燈籠都找不到,就算喜歡他,和他交往,有什麼問題嗎?”

一連串的話語,自然而然,全是在誇獎唐時深。

薄戰夜臉色驟冷,步伐站定在離她一步之遙的位置,冷噙著她:“你對愛情的理解就這麼膚淺?”

膚淺?

他居然說想和唐時深叫的人膚淺?那全天下得有多少女人膚淺!

蘭溪溪掃他一個白眼,冇好氣的說:“你倒是不膚淺,連自己的老婆都不知道疼,高大上極了。”

這話,絕對是諷刺。

紮心的諷刺。

暗處的莫南西差點冇一口血噴出去:蘭小姐,九爺哪兒是不知道心疼老婆?分明是不心疼蘭嬌!他疼你可是內心的……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這女人,就是那麼看待他的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