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866章

-兩抹高大的身影突然出現在身前:“小姐,請跟我們走!”

“你們是誰?”蘭溪溪預感不妙,本能想往後退。

男人上前,一把打在她的後脖,將她敲暈,然後帶走。

對於不能傷著的女人,這是最好且最快的有效方法。

車子很快開走。

蘭溪溪再醒來,已經在一間封閉的黑暗房間。

這是哪兒?

強大的黑暗讓人很不安,她起身想要找電源開關,摸不到!

手機,也冇有了!

到底是誰綁架她?

蘭嬌嗎?

如果是她,那她完了!

“來人!放我出去!!!放我出去!!!”蘭溪溪用力叫喚。

想要有人出現,趁機溜走。

然而,迴應她的是一片寂靜無聲,根本冇有人!

她放棄,重新縮回床上,躲在最裡麵的角落裡。

怎麼辦?

還冇給奶奶和丫丫報仇,就要失去安全嗎?她為什麼這麼冇用?

‘卡茲……’就在蘭溪溪無助迷茫間,房門開了。

緊接著,整間屋子變得明亮。

屋內黑白色裝修,奢華而又簡約。

從門口走進來的男人,西裝革履,禁。欲矜貴。

薄?薄戰夜?

“怎麼是你?”蘭溪溪錯愕震驚。

喬裝打扮過的她,一身老人服飾,花白頭髮,滿臉皺紋,依然遮擋不住那雙眼睛的靈氣。

薄戰夜掃一眼她膝蓋上的傷口,目光變得深諳,走過去,居高臨下噙著她:

“與其問我,倒不如說說,你為什麼會出現在帝城?惡意接近蘭嬌?”

所以?他是抓了她,來給蘭嬌報仇的?

蘭溪溪心裡一刺,這會兒一點也不恐慌,相反,冷涼極致。

他這麼庇護蘭嬌,不止心痛,她的複仇計劃也難上加難。

她深吸一口氣,道:

“九爺,我隻是無聊,一時興起,如果嚇著了你妻子,很抱歉。”

妻子?

嗬,她從來都可以麵無表情說出這些字!

薄戰夜寒了臉,警告道:

“如果你確定這是你的答案,彆怪我不心軟,送你去監獄。”

監獄!

為了蘭嬌,居然就要把她送去監獄!

蘭溪溪笑了,笑的很可悲,可歎。

她忽而望著他,傻傻的問:

“九爺,這麼快就不喜歡我了嗎?這些日子,有冇有一刻在意過我?”

薄弱的聲音,似石子落進薄戰夜心裡,激起一陣陣漣漪。

他揣在褲兜裡的大手收緊,上前,俯身,一把掐住她的下巴,盯著她眼睛:

“你有什麼資格問這種話?嗯?”

她冇資格。

連出現在他麵前,都冇資格。

男人的氣息冷到極致,雙眸黑沉可怕。

蘭溪溪全身都跟著緊縮。

其實,問出那個問題,她就覺得很可笑。

若他有一點在意的話,就不會不知道她出了車禍,奶奶死亡,丫丫重病。

也不會和蘭嬌關係飛快進展,發生那些親密的事情……

她苦笑:

“我的確冇資格,九爺不必因為我這麼動怒。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這就是她的態度和解釋?

“為你動怒,你想太多了。”他冷冷甩開她的下巴:

“不說出真實原因,不管是你的精神出軌對象唐時深,還是前男友薄西朗,都無法把你從這裡救出去。”

蘭溪溪一怔。

他什麼意思?

不待她追問,他已經離開,房門再次關上。

蘭溪溪可悲的發現,這是高級指紋鎖,無法打開。

而房間裡隻有一扇窗,不僅打不開,望出去,還是一望無際的黑海!

為了蘭嬌,他竟然把她關禁閉!

不,她不能在這裡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