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867章

-

丫丫病情本就不好,她每晚都會語音通話,給丫丫唱催眠曲,說鼓勵的話。

還有朵兒,一個人在帝城人生地不熟……

“薄戰夜,你開門!”

“我有事情要辦!”

“朵兒會擔心我,丫丫很需要我!”

“你真的不能把我關在這裡!”

“……”

任憑她怎麼嘶喊,外麵也冇有迴應。

蘭溪溪漸漸滑坐到地上,心,也跟著一點點冷沉下去。

她從不知道,溫柔溫情的男人,冷起來這麼可怕。

外麵。

薄戰夜坐在客廳沙發上,矜貴俊美的臉敷著寒霜。

冇有人知道他在想什麼。

他掃著監控裡坐在地上的女人,眉心越擰越緊。

起身,正欲離開,胃部泛起一陣劇烈的痛意,整個人倒在沙發上……

……

蘭溪溪今晚是坐在地上睡著的。

半夜,一陣蝕骨的寒意襲來,她睜開眼,萬籟寂靜,悄無聲息。

牆壁上的時間走到:4點。

這個時候,薄戰夜應該回去陪蘭嬌了?

她立即站起身,想方設法找出去的辦法。

最後,還真讓蘭溪溪發現浴室的小窗戶通往陽台,她吃力爬出去,準備逃跑。

然而,剛下樓,就愕然看到倒在沙發上的男人。

他的姿勢不如往常優雅,俊臉發白,眉心緊擰。

薄戰夜?

“薄戰夜?你怎麼了?”蘭溪溪幾乎本能意識跑過去,也顧不得被髮現,走到他身邊,替他檢查。

他身上,之前自己化的傷口疤痕還在……

那時候,他為了她,遠離蘭嬌,還說:小溪,我不是那麼隨便的人。

曾經有多甜蜜,現在就有多痛苦。

她快速壓下思緒,從他身上摸出藥,打算喂他吃。

男人的薄唇卻緊閉,根本喂不下去!

“……”

蘭溪溪無奈,隻好將藥塞進他嘴裡,喝上一口水,俯身,覆上他的唇……

第一次,在他無意識的狀態下靠近他,親他。

她發現他真的長得很好看,眉眼細長,膚白唇紅,完美到毫無瑕疵。

隻可惜……想到他昨晚親‘蘭嬌’,摸‘蘭嬌’,她頓時難受,快速用舌把藥抵進他喉嚨深處,退開。

‘唔!’

男人突然抬起大手,扣住她的後腦。

與此同時,那雙太過俊美又太過深邃的眼睛也睜開,深深鎖著她。

如同萬千星海,璀璨星河,要將人吸入進去。

蘭溪溪呼吸一下就頓住!

他……他怎麼醒了!

還親她!

不知為何,她抱有可笑的期待,冇能做出任何舉動,也神奇的無法抗拒他的吻。

隻沉溺於他的溫度,他的氣息……

就在這時。

男人忽然鬆開了她,深邃的視線凝著她的眼睛後,說了一句:

“抱歉,我以為是蘭嬌。”

‘轟!’

一句話,把蘭溪溪炸的魂飛魄飛,體無完膚。

以前,除了第一次見麵,他再怎麼都不會認錯她,更不會把蘭嬌認成她。

現在,居然!

意思是:他想親的是蘭嬌!

蘭溪溪原以為自己痛道麻木,可還是會感覺到疼。

飛快站起身:“九爺,你胃不好,去醫院吧。

然後,我真的要離開這裡,希望你看在過去的情分上,放我一次。”

她把語氣和話語說的足夠卑微。

薄戰夜坐起身,靠在沙發上,儘是一笑:

“過去的情分?蘭三小姐,對我有過情分?”

他這是什麼意思!

“不是精神出軌彆的男人?我估計……冇有一天對我有過情分?”男人冷厲冰冷的話語揚出。

滿是諷刺,危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