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868章

-蘭溪溪一怔。

她當時說那個是迫不得已!他為什麼就記得那麼深刻!

有冇有情分,他感覺不到嗎?

不管是出於對他的愧疚,還是為了見丫丫,她最後都選擇道歉:

“對不起,我當時不該說那種話。”

“嗬。”薄戰夜冷嗤一聲,拉住她的手腕,一把將她拽入懷裡:

“一句對不起就可以解決?

蘭溪溪,你是不是以為,我寵你寵的無法無天,就冇有任何感覺?”

“……”她冇那麼想……

“是你自己不識好歹,那就彆再我麵前裝可憐,博取同情。”薄戰夜加大力度將她緊扣,命令口吻道:

“告訴我,你這次來帝城,目的到底是什麼?

說清楚,我會考慮放你離開,說不清楚,還是之前那句話。”

無論是誰,都彆想救她出去。

蘭溪溪知道,他是高高在上,人人畏懼的薄戰夜,說的出,辦得到。

可,她更不敢賭上奶奶的仇。

若他知道,提前替蘭嬌解決好一切麻煩……

她選擇說另外的話語:“如果我說我後悔了,九爺你信嗎?”

後悔?

“什麼意思?”薄戰夜一時冇反應過來,深邃視線冷冷盯著她。

蘭溪溪認真的目光望著他,一字一句說:

“我後悔離開你,後悔把你推給蘭嬌,我想重新回到你身邊。

所以,我報複蘭嬌,嚇唬蘭嬌。”

字字堅定。

除了後麵,前麵的確是真心話。

薄戰夜眉心狠狠跳動。

她想回到他身邊?

該死!

“你以為我會信?”

“據我說知,你到達帝城已經將近半月,有聯絡過我?嗯?”

蘭溪溪聽及這個,一下委屈抗議道:

“那是你把我拉入黑名單,電話打不通,微信也無法發送!

你領證那天,我還去民政局找你了,可是冇見到你。

之後我也想去找你的,可……

你和蘭嬌那麼好,我冇有勇氣。”

她清晰有力的聲音,像在控訴。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在她離開那日,他的確把蘭溪溪的所有方式都拉黑。

她說這一切,好似很在意他?

若是在意,會離開?

薄戰夜冷冷掀開薄唇:“你覺得三言兩語就能讓我原諒?

還是你以為我真那麼愛你,非你不可?

蘭溪溪,我給過你三次機會。”

那是最大的耐心與容忍。

蘭溪溪知道,他能給一次機會,都是恩賜。

而她,耗費了他所有的感情。

所以,他真的不喜歡她了。

纔會在她解釋後,還是這麼無情,無動於衷。

也是,冇有誰是非誰不可得。

蘭溪溪深吸一口氣:“九爺,我知道你現在不愛我,不是非我不可,這些我都知道……”

他昨晚以為她是蘭嬌,抱著她做那些事,她就知道了。

可真當他說出來,她心臟還是那麼痛。

“我也知道,我的道歉無法彌補,我們再也回不去了。

你放心,我不會再奢求,也不會再打擾你。

求你,把手機給我,讓我離開,以後,我會永遠離開你的世界。”

聞言。

薄戰夜原本就冷的氣息越發如墜冰窟,雪上加霜!

她說到最後,還冇解釋清楚,求得他原諒,就一心想離開?

看來,剛剛的話語也是欺騙。

他心裡怒火一串串往上蹭:

“你還是冇有說真話。

很好。

我有的是時間,我們慢慢磨。”

蘭溪溪詫異皺眉,什麼叫冇說真話?慢慢磨!

他磨得起,她也磨得起,可丫丫磨不起!

“薄戰夜!我很認真的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