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87章

-

蘭溪溪不給他發火的機會,拔腿就跑。

此時不跑,更待何時?

躲在小草叢的薄小墨看到蘭溪溪,快速鑽出去:“阿姨,怎麼樣,我爹地今天是不是超級可怕?”

可怕嗎?

好像有點?關鍵是話多,神色不明,完全猜不透他在想什麼。

算了算了,他那種高深莫測的人,就不是她普通人能看透的。

“小墨,阿姨帶你去外麵玩。”

“嗯嗯!”

兩人出去,去附近的遊樂場,一直玩到晚上七點,纔回彆墅。

蘭溪溪不想進去看到薄戰夜,目視薄小墨進屋,就要離開。

突然,身後響起冷厲冰冷的聲音——

“蘭溪溪,黑卡拿到你手裡,你對孩子就是這麼不負責的?”

數落,指責,帶著淺淺的嘲諷。

蘭溪溪腳步頓住,轉身,看著彆墅門口那道長身玉立的身影,尷尬解釋:

“我想著小墨玩的累,回家洗了澡會睡覺,冇我什麼事情。再說,當時不是你說的七點下班?”

“我說七點就七點,你這麼聽話?很好,那你以後十二點下班。”薄戰夜冰冷不帶任何商量的語氣,說完,便轉身高冷走進彆墅。

蘭溪溪氣急:“喂喂喂!12點?那都大半夜了!有你這樣的人嗎!”

然,人家哪兒理她?

靠!萬惡的資本主義大惡主!

偏偏,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。

蘭溪溪被迫屈服惡勢力,回屋給薄小墨洗澡,掃地,等到他把薄小墨哄睡後,問:“這下我可以走了嗎?”

‘嘩啦!’迴應她的,是落在籃筐裡的一大堆衣服。

“把這些衣服手洗乾淨。”

啥啥啥?

“家裡不是有洗衣機烘乾機,居然讓我手洗?你腦殼是不是有包?”蘭溪溪氣的彪出家鄉話。

薄戰夜鋒利劍眉一揚,駭人寒氣直逼她:“你說什麼?有種再說一次?”

冰凍三尺的氣息,似要把她凍死。

蘭溪溪嚇得一哆嗦,飛快搖頭:“額……我什麼都冇說,冇說,我洗,我洗。”

洗衣服誰還不會嘛?

彆怪她洗不好就行!

蘭溪溪用力的搓、擰、打,洗著洗著,發現不對勁,拿起來一看,是一條男士的小黑褲!

媽蛋,這貼身衣物都拿給她洗!不要臉!

她往地上一扔,直接上腳踩,各種糟蹋之後,一大堆衣服才掛上晾衣杆。

洗完後,她正想說可以走了吧?結果麵前又丟出一堆半人高的檔案。

“小墨調皮弄亂的,把他們整理分類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尼瑪,可以揍人嗎!揍人判幾年?

好想揍死他!

角落裡的莫南西卻是狠狠鬆下一口氣:九爺,這就對了嘛,誰給您帶來的火氣,就往誰身上發,蘭小姐,你就自求多福!

豎日一早。

薄戰夜起床晨練時,瞧見蘭溪溪在一堆檔案裡睡著了。

檔案滿地,她小腦袋枕在上麵,睡得香沉又毫無姿態,尤其是小唇邊流出的絲絲晶瑩口水,簡直……令人頭疼!

他邁開長腿走過去,彎身,直接將她抱起來,上樓。

“唔~~雞腿……想吃雞腿……”蘭溪溪夢喃著,一雙小手還自然而然抱住薄戰夜:“好大的雞腿……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那麼大的黑卡,還不夠她吃雞腿?什麼女人!

正想著,女人又嫌棄鬆手:“這雞腿的氣息好像那渣男,無情無義,驕傲自大,連女人都要折磨,我討厭你,好想兩巴掌呼飛你……”

“跟人家唐總學學吧,多金又溫柔,體貼又友好……”

“唔,疼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