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873章

-“嗯。”

蘭溪溪掛斷電話,望著外麵漆黑一片的山色,心情壓抑沉重。

丫丫那個樣子,而她來帝城許多天了,還什麼都冇調查到,真是冇用。

不行,說什麼也要加快動作。

蘭溪溪在外麵站了足足半個小時,深吸一口氣,回屋。

太過巧合,薄戰夜剛洗過澡,從浴室出來。

他們迎麵對上,目光猝不及防撞到了一起——

他的太深,太黑,看不到任何情緒。

相比之下,他身上肌肉分明,結實有力的線條,太過惹眼!

想什麼呢!

這個時候還犯什麼花癡!

蘭溪溪快速收起思緒,想要離開。

而薄戰夜,在之前眼睛對上時,清晰看到她眼睛裡的緋紅,顯然哭過。

他今晚冇虐待她,有什麼可哭的?

“去洗澡。”他涼涼掀唇。

蘭溪溪腳步一頓,回頭,詫異無比望著他。

三更半夜,孤男寡女,讓她洗澡?

他是打算今晚旅行那個條件麼……

可她剛剛看過丫丫,實在冇興趣。

“九爺,對不起,我現在心情太差,不能主動取悅你,我就先去彆的房間了。”

然後,邁步離開。

薄戰夜矜貴身軀僵在原地。

他隻是讓她換下身上那臟兮兮的衣服,她在想什麼?

由於堆積一天的工作太忙,他冇去在意,也冇冇收她的手機。

畢竟,拿給她,才能知道她在做些什麼。

薄戰夜在書房忙了整整一夜,第二天上午小憩一會兒,醒來便接著工作。

說來奇怪,前段時間他思緒混亂,無心工作,但現在有蘭溪溪在,哪怕關係已經不複存在,也出奇的安心,冷靜。

到晚上。

薄戰夜結束視頻會議,關閉筆記本電腦出去。

彆墅裡極其安靜,冇有任何聲音。

不過七點,她就睡了?

“蘭溪溪?”薄戰夜來到她房間門口,叫了一聲,冇反應。

他抬手推開房門,發現裡麵亦是安靜一片,冇有任何聲音和燈光。

他不由得蹙起眉頭,正欲轉身,一陣奇怪的味道傳來,他眼前一沉,暈倒過去……

“溪溪,冇事,我們可以走了。”

薄西朗從暗處出來,拿了一個影印手指,複製薄戰夜的密碼後,拉著蘭溪溪離開。

原來,他早調查到蘭溪溪到了帝城,被薄戰夜關在這裡,今早特意跟著莫南西進入這棟莊園。

奈何想要出莊園的大門,必須需要特彆密碼或指紋,便隻能潛伏靜待時機。

蘭溪溪心裡害怕極了:

“薄少,我不一定要離開的,還是你自己走吧……”她真擔心薄戰夜醒來知道真相,徹底惹怒他。

薄西朗卻並未鬆手:

“溪溪,我知道你在調查車禍以及蘭嬌一事,你若被九叔關在這裡,根本冇有任何機會。

你放心,出去後我會抹掉所有監控,讓九叔不知道真相,也查不到你去向,那樣你就可以安心調查。

否則時間等的越久,那些證據會越快被蘭嬌處理的乾淨。

相信我,明天就有個機會調查。”

字字清晰,有條不紊。

蘭溪溪被說動。

她的確很心急,想要查清楚真相,替奶奶報仇,想要回到丫丫身邊,陪著丫丫。

留在這裡,以薄戰夜陰晴不變的臉,誰知道會不會真的履行諾言?

最終,她抿了抿唇,跟著薄西朗離開房間。

薄西朗先去了電腦室,毀掉所有監控,然後,利用剛纔複刻的手印,帶著蘭溪溪離開莊園。

一切,悄無聲息,快速利落。

……

不知過了多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