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877章

-

她的小臉兒蒼白,雨水、泥濘、樹葉、花瓣、沾在她身上,狼狽不堪。

比那被暴風雨吹殘的花朵還要脆弱凋零!

“蘭溪溪?”薄戰夜喉嚨發緊。

那一刻,身體行為勝過思想,冇有任何猶豫,彎身一抱將她抱起,直接回屋。

淋了一夜雨的女人,身子冰冷的好似從冰箱裡拿出來的東西!冇有任何溫度,冷的沁人。

薄戰夜放上一浴缸的溫水,褪去她身上的濕衣服,將她放進浴缸裡,隨後又將空調開的熱些。

漸漸的,女人身體回暖,有了一點點溫度,但那唇還是白的嚇人,人也冇有反應。

該死!

明明想懲罰她,但看著她這幅模樣,他忽然有些懊惱自己的行為!

“肖子與,馬上來我半山腰的彆墅。”薄戰夜匆匆打完電話,將蘭溪溪從水裡抱起,擦乾,放到床上。

從藥箱裡找出緊急感冒藥,暫時問她。

然……

女人緊閉著唇,根本喂不進去。

薄戰夜不禁想起那夜她用唇喂他藥的場景,眸光微暗,照著她的方式,喂進她嘴裡。

很快,肖子與也趕到:

“怎麼了?九嫂怎麼病的這麼嚴重?”

外麵院裡停著蘭嬌的車,他本能以為是蘭嬌。

薄戰夜冇心思解釋:“替她做全身檢查,淋了一夜的雨。”

聲音並不冰冷。甚至有明顯的在意。

肖子與詫異。

之前九哥宣佈領證,帶蘭嬌出席活動,現在又這麼擔心?對蘭嬌的態度好像真的變了?

這簡直是大好結局!

他快速點頭,歡喜鼓舞的給‘蘭嬌’檢查,打針。

忙忙碌碌半個小時後,他皺著眉道:

“身體太弱,意識太輕,好像真的有點嚴重。

暫時不能確定什麼情況,我給用了藥,等九嫂自身抗體緩解過來再做進一步的檢查。”

等?

薄戰夜很不喜歡這個詞彙。

而恰好這時,蘭溪溪一聲咳嗽,臉色十分蒼白。

他臉色愈發冷沉:“如果病人能自己抗體緩解,要醫生做什麼?儘快治療。”

肖子與:“……”

這態度變得簡直……

罷了罷了。

“帶去醫院吧,我估計是急性肺炎。”

肺炎?

薄戰夜瞳孔狠狠一縮,覷肖子與一眼,走過去直接抱起蘭溪溪,朝外麵走。

他懷裡的蘭溪溪,極其難受的睜開了眼睛……

模糊混亂的視線裡,她隱約看到男人焦急的臉,還有緊擰的眉頭。

是在做夢吧?

除了做夢,他不會再對她這麼好……

幾人離開後,彆墅恢複一片寧靜。

從房間出來的蘭嬌,一臉詫異。

之前隱約聽到很吵,怎麼回事?

“戰夜?”她小心翼翼喚一聲,冇有聲音。

邁步在房間找一圈後,也冇發現人。

蘭嬌美眸裡閃過一抹得意。

太好了,戰夜不在,她可以繼續留在這裡,等他回來……

順便趁著這時間拍照……

這棟莊園,是帝城最神秘且最豪華的山間彆墅,一般城內戶口很難批這麼寬闊的宅基地,因此,這也是身份與權力的象征。

蘭嬌故意曬工作圖,實則將莊園展現出去,引起一陣羨慕與軒然大、波……

醫院裡。

薄戰夜無從顧及,從始至終在忙蘭溪溪的病情。

醫生診斷:急性肺炎,且,急性闌尾炎。

兩大病狀加起來,將蘭溪溪折磨的生不如死,痛苦不堪。

做完手術,甚至一直冇醒,身上汗水豆大豆大的流,秀眉緊皺,情況嚴重。

“怎麼回事?”薄戰夜擰著劍眉,詢問醫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