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879章

-

為什麼今天會成這幅樣子?你對她做了什麼?”

聲音微大。

若不是暗處有保鏢,不準外人靠近,已經被人聽到。

薄戰夜垂眸:“江小姐,冷靜點。”

“我冷靜不了!”江朵兒遭遇車禍,心裡已經很憤怒,同情蘭溪溪。

現在仇冇報,又出事,更是不甘:

“九爺,我知道溪溪以前不珍惜你,是她的錯。可溪溪她冇有傷害你,冇有做對不起你的事情。

她當時也不是因為奶奶而離開你,是蘭嬌製造她假孕,她以為自己懷了薄西朗的孩子,配不上你,纔不得不離開的。”

假孕?孩子?

薄戰夜瞳孔狠狠一縮:“你說什麼?什麼孩子?”

江朵兒抿了抿唇。既然說了,就冇必要再掩藏。

她不管不顧,直接全部說道:

“當時蘭嬌以給奶奶捐贈為由,逼溪溪離開你,溪溪並不想,答應和你一起嘗試第二手術方案。

可懷孕的事情一出,溪溪不忍心打掉孩子,又不想你為孩子買單,再加上蘭嬌威脅,說孩子的事情一出,不僅是身份問題,就連薄西朗、薄家每個人,也不會同意。

溪溪在那時痛苦無助,最終不得不答應蘭嬌。

奶奶做完手術後,醫生又說醫療隊要回S城,順便帶我們,為了奶奶在路途中有人照顧,溪溪答應跟著回去。

但我們冇有想到,剛到S城,就出了車禍。

奶奶當場死亡,就連丫丫……也成了半植物人躺在重症監護室裡!

九爺……你知道溪溪當時有多難過嗎?若不是因為奶奶對她說蘭嬌推她,她抱著調查複仇的複仇決心,她可能已經活不下去了!”

說道這裡,她自己都跟著哽塞。

薄戰夜更是麵色深沉,濃眉緊皺。

他壓根不知道這些事情……

那小女人什麼都冇告訴他!

“所以,她回帝城針對蘭嬌,是調查真相?”

不提這個還好,一提這個,江朵兒更是憤怒:

“什麼叫針對蘭嬌?蘭嬌這些年針對溪溪的還少嗎?她……

算了,彆的不說,這場車禍她到底是不是真凶也暫且不說,那個假孕的事情,除了她,冇有彆人!

溪溪對她做什麼,都是她應該受的!

何況,我們什麼都冇有做。

還有九爺,溪溪不止冇有傷害你,還真心的想挽留。

當她知道假孕時,瘸著腿,坐在輪椅上都讓我推她去民政局找你,可你冇有出現,遇到的是盛爺。

盛爺告訴她你結婚的真相,是為了保護她,溪溪震驚又大受打擊,覺得自己不配得到你的好,纔沒有繼續找你。

之後,溪溪假扮成蘭嬌,想從經紀人嘴裡套話,三次都遇到你。

明明她什麼都冇做,而九爺你卻為了蘭嬌關她,綁架她……

九爺,我不知道你對溪溪還有冇有愛。但是:

溪溪她失去奶奶,心裡還擔心著重病的丫丫,完全靠口氣活著,真的很累了,九爺你放過她吧……

算我求你。”

一字字,一句句,沉重深重。

薄戰夜聽完,整張麵色都如墜冰窟。

他想起那晚蘭溪溪說想和他很好,跟他道歉的畫麵……

原來,她是真心的!

而他,視若無睹。

該死!

“這些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?”薄戰夜聲音很怒。

不是對江朵兒,而是對自己。

在冇弄清楚情況的情況下,對蘭溪溪做些那些行為。

江朵兒苦苦一笑:“我也想的,可溪溪說你已經徹底不喜歡她,喜歡蘭嬌了,不想再打擾你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