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88章

-薄戰夜冷著臉鬆開掐她的手,敢在夢裡罵他,說唐時深好?他真想把她從二樓窗戶口丟出去,讓她死了算了。

可看著那紅彤彤的精緻小臉兒,他伸出去的手終究是縮回,轉而將她一扔。

‘砰’的一聲,扔到床上。

蘭溪溪毫無知覺,悶哼一聲,翻了個身,繼續睡。

就是一隻豬。

薄戰夜冷覷她一眼,拉過被子蓋到丟在她身上,轉身走出去。

“九爺,不好了……你的衣服……被蘭小姐洗出好多洞……”

什麼?

衣服還能洗出洞?

薄戰夜預感不好,大步流星走到晾衣服的陽台,然後就看到西裝、西褲、襯衣、黑褲,全都有一個洞!

並且那洞還很大,掛在那裡,簡直像破衣爛洞,布料少的可憐!分明是故意的!

嗬,小女人,脾氣大的還不是一星半點。

莫南西在一旁瑟瑟發抖。

九爺對穿衣要求極其嚴格,隻穿專屬大師的親工之作,蘭小姐竟把衣服都毀了……太有脾氣!

他發自內心佩服,表麵上恭恭敬敬:“九爺,怎麼辦啊,你來S城,隻帶了這麼幾套西裝。”

這種情況,按照平常的發展,薄戰夜絕對會生氣,結果,他隻冷冷的道:

“讓帝都把家裡的衣服快遞過來。”

額。

果然,萬事落到蘭小姐身上,就是不一樣。

莫南西不敢說,也不敢問:“好,我馬上讓直升機送,中午就可以到。”

於是。

薄戰夜隻能穿睡衣,上午無法出門。

蘭溪溪下來時,看到他還在家。

今天的他,穿著黑色真絲睡衣,輕柔的布料貼在他身上,勾勒出野性富有張力的肩部和胸肌線條。褪去往日矜貴的西裝革履,此刻的他,全是男人的韻味。

太妖孽了。

不就是套絲綢睡衣,居然能穿的如此誘人!禍害!

薄戰夜抬眸,對上蘭溪溪的視線,輕飄飄掀唇:“很好看?要不湊近點,給你仔細看?”

額!

“不要不要!”蘭溪溪飛快收回視線,邁步朝廚房的方向走。

薄戰夜冷嗤:“你洗的衣服,刻意報複?”

蘭溪溪瞬間乖乖站直,義正言辭,認認真真道:“冇有,你作為金主爸爸,深更半夜讓我洗衣服,是合情合理的,我哪兒敢報複,隻是天太黑,看不見,我又想洗乾淨點,就不小心那樣了。”

她口吻認真,黑眸中閃耀著靈動的光澤,哪兒聽不出來她的嘲諷,看不出她的刻意?

薄戰夜竟是冷笑,反問:“知道那衣服價值多少?”

不給她回答機會,他又繼續沉穩地緩緩說道:“意大利米蘭大師的親工之作,限量版,耗時一月,纔會製作出一套,市場價九百萬一套,你弄壞十套,打算怎麼賠?”

一套九百萬!

十套九千萬!

蘭溪溪眼睛都快驚出來了,不可置信罵道:“尼瑪,你碰瓷兒吧?日常西裝怎麼可能那麼貴!”

薄戰夜手指一揚。

莫南西立即走過去,將訂購的交易記錄放到蘭溪溪麵前:“蘭小姐,的確是這個價格。”

蘭溪溪低眸一看,巴著手指頭數,個、十、百、千、萬、十萬、百萬……還真是900萬!

瞬間,她秒慫:

“爸爸,金主爸爸,我不是故意的,原諒我吧?”

薄戰夜心間一動。

爸爸?這什麼稱呼?尤其是她軟萌乖巧的姿態,叫起來能讓人酥掉骨頭。

他清清嗓子,沉下情緒:“不說我是碰瓷了?嗯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