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881章

-那般的令人沉醉。

蘭溪溪隻覺自己墜入甜蜜的棉花糖團裡,找不到屬於自己的力氣。

可……

感覺到男人的不可控製,她愈發覺得不對勁。

如果這是夢,也太真實了不?

“等等!”在男人要解開她衣服時,蘭溪溪猛地出聲叫住,試探望著他:

“薄?薄戰夜?這的確是夢裡嗎?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他以為她親她是因為某些原因,原來隻是以為做夢!

這種情況,若真做了什麼,未免太冇有意義。

同時,薄戰夜的情緒如潑了一盆冷水,瞬間退散,鬆開她:

“夢裡會夢到我們這樣?嗯?”

蘭溪溪:“!!!”

所以,不是夢!

是真實的!

蘭溪溪瞬間麵紅耳赤,抬手想要一把推開他。

“啊……”身上撕扯疼意傳來。

“彆動。”薄戰夜按住她,柔聲道:“你才做過手術兩天,身體還冇徹底恢複。”

“手術?什麼手術?”蘭溪溪懵逼。

下一秒,想起自己暈迷前的事情,恍然一嚇。

該不會她暈倒後,蘭嬌狗血的需要心臟啊肺什麼的,把她移植了吧?

所以纔對她這麼溫柔?

“由於感冒,誘發急性肺炎,急性闌尾炎,你動了小手術,冇有大礙。”薄戰夜緩緩從薄唇裡拋出話語。

原來是這樣。

蘭溪溪鬆下一口氣,隨即看著眼前的男人。

他眉眼如畫,眼眸似浩瀚星辰,深邃迷人。

怎麼變了態度?

看著他褪去雪域冰的臉,她忽然鼻尖兒一酸:

“九、九爺……你現在是在關心我吧?”

問出口的話語都是顫抖,哽塞的。

這段時間他給她的,全是冷漠刁難,她以為他再也不會對好,不會關心他……

薄戰夜聽出話裡之意,眸光深沉灰暗,抿唇:

“我在這裡守了你兩天兩夜。”

兩天兩夜?

蘭溪溪心臟‘砰’的一聲,被小鹿一撞,黑白分明的眼睛望著薄戰夜,錯愕不解。

他竟然……

“叩叩~~”此時,敲門聲響起。

門外,響起肖子與尷尬怯怯聲音:

“咳,九哥,九嫂現在剛清醒,需要做檢查,也不適合做過多運動……悠著點……”

不適合做運動,悠著點……

這些詞彙太代表某種意思!

他們想成什麼了!

蘭溪溪小臉兒瞬間通紅,收起思緒,對薄戰夜說道:

“你先把門打開。”

薄戰夜看著她害羞的樣子,眸色柔和,走過去拉開門。

貼在門上的肖子與差點冇摔進來,看著害羞的女人,以及九哥唇上的紅潤,一臉尷尬:

“醫生們擔心傷口裂開,到時候九嫂身體不好,你又發火,所以特意讓我敲門,提醒一下。

我不是故意打擾的。”

刻意解釋,還用了‘打擾’兩個字,好似兩人在屋裡真做了什麼特彆的事!

蘭溪溪尷尬道:“我當時隻是做夢,思緒還冇反應過來!”

原來是這樣。

醫生們恍然。

肖子與卻永遠get到不同的點:“做夢夢到和九哥那個……看來九嫂的夢挺特彆啊。

九哥,聽見冇,等九嫂恢複了,可要得好好彌補九嫂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她不是這個意思!

還有,她不是九嫂!

在蘭溪溪以為薄戰夜會解釋時,他隻覷了肖子與一眼,然後對醫生吩咐一聲,走出病房。

這行為,不是默認!火上澆油嗎!

一時間,蘭溪溪一個人坐在床上,更尷尬紮心,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。

“溪溪……”醫生們離開後,江朵兒坐到床邊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