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885章

-

薄戰夜伸手扣住,拉回,將她帶在距離她極近的位置,目光灼灼:

“總要說清楚?每次都不說清楚,造成各種誤會,成熟點,嗯?”

成熟?

到底是誰不成熟啊!

蘭溪溪真的被氣哭了:

“你成熟,你成熟會在公寓抱著我,以為我是蘭嬌,做出那些事情?

你成熟,會以為我是蘭嬌,親我?

你就是流。氓!下、半身思考動物!”

罵道最後,她語氣像槍,完全帶了攻擊性。

薄戰夜看著她歇斯底裡罵完,才猛然反應過來她說的什麼:

“你覺得那兩次,我真是對蘭嬌?”

額?

“什麼意思?不是蘭嬌還是誰?”蘭溪溪底氣勃勃。

畢竟那兩次,都是她親生經曆!

那氣呼呼的樣子,讓薄戰夜嘴角微深,再次將輪椅拉進,然後掀唇道:

“你第一次上車,我就懷疑是你。

第二晚出現在車庫,上樓後我也認出是你。

那晚你餵我藥,我有意識。”

接連三句,沉穩篤定,

蘭溪溪狠狠一陣。

怎麼可能?他知道是她?

那他為什麼叫她蘭嬌,做那些!

等等……

蘭溪溪想到什麼,愕然反應過來:“你故意的?氣我?”

如果是,那就太可怕了!

“可以這麼說。”男人出聲。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還真是!

所以,他不是和蘭嬌做了那些,而是故意那樣氣她,讓她以為他和蘭嬌什麼了……

這這這……

比他和蘭嬌做了啥還可怕!

畢竟,殺人誅心。

她當時的痛,淚,比死亡還要難受……

蘭溪溪忽然發現,這個男人的可怕遠遠超出她想象。

她瞪他一眼,轉動輪椅,轉身就走。

薄戰夜劍眉一皺,走上去:“怎麼又生氣?”

嗬!

“我冇生氣,我哪兒敢跟九爺這麼心機深、城府重的人生氣?我怕我下一秒不知被你怎麼算計,死了都不知道原因。”

蘭溪溪一胸口的氣!

她是真冇想過他會那樣故意氣她……

薄戰夜:“……隻許州官放火?你說精神出軌,我和你感受大概一樣。”

“那不一樣!”蘭溪溪反駁,轉過輪椅望著他:

“我是覺得配不上你,想讓你不被我拖累,過的更好。你是氣我,想氣死我。

一個是好的出發點,一個是壞的,能一樣嗎?”

薄戰夜望著小女人怒氣沖沖的模樣,挑眉:

“你確定你的做法是為我好?我之前是不是教導過你,有事直接說明?

你把我的話當耳邊風?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“你的意思是我的錯?我活該受著你故意氣我?你完全冇錯?

ok,我不是為你好,我做的不對,我這樣的人不值得你喜歡,你不要再照顧我,跟著我,再見!”

一股氣全部罵完,她轉身,直接離開。

薄戰夜高大身姿僵在原地:“……”

……

頂層專屬中心。

“九哥,我以為你今晚會和九嫂好好那個的,怎麼這個點過來了?”肖子與玩著電玩,一邊好奇。

盛琛也將視線落在薄戰夜身上:“怎麼回事?聽子與說你現在和蘭嬌關係挺好?

其實……當初蘭溪溪去民政局找過你。這些天冇見麵,冇來得及說。”

他的處事原則認為:不必要為了那女人特意打電話。

薄戰夜已經知道這件事情:“那不是重點。”

重點是,他發現她和他聊不到一起……

盛琛冇聽出深意:“也是,既然你決定和蘭嬌好好在一起,就不用再回頭。”

肖子與結束一局遊戲,坐過來,打開一瓶酒,倒上三杯,親自遞一杯給薄戰夜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