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89章

-“不不不,高高在上的九爺大人怎麼會碰瓷呢?是我愚昧,是我的錯,你大人不記小人過,好男不和女鬥,彆和我計較。”

薄戰夜還從冇看到她如此討好乖順的模樣,心裡甚是滿意:

“九千萬不是小數目,不計較也可以,但,我從不做虧本的買賣,拿出足以讓我滿意的條件。”

他風清朗月,俊美優雅,輕言兩語,將他的成熟,利益,展現出來。

這個男人,真的不好惹!

蘭溪溪頭疼,她能拿出什麼,抵消九千萬?

“不然我把你的黑卡還給你?或者從裡麵取9千萬給你?”

“嗬,拿我的錢還我的衣服,你做的出來?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好像是有點坑?

“那我到底能拿什麼給你?”什麼都不值錢啊!

薄戰夜垂眸,異常深邃漆黑的眼神落在她可憐兮兮的臉上,本能的想:拿你人。

這個念頭令他額頭青筋突突跳了兩下,收起視線:“自己想。”

然後,起身上樓。

蘭溪溪欲哭無淚,想個錘子啊,要有價值九千萬的東西,她和丫丫這幾年就不會過的那麼淒慘。

“莫秘書,九爺喜歡什麼?你透露點給我唄?到時候我拿黑卡裡的錢,感謝你。”

莫南西皺眉。九爺一直清心寡慾,除了事業,對任何事情都無慾無求,好像冇有特彆喜歡的?

不對,蘭溪溪好像是個意外?

但這可說不得!

“不好意思,蘭小姐,我也不知道,你自己想吧。”

說完,他也走了。

蘭溪溪一個人佇立在原地,頭疼,藍瘦,想哭。

要早知道衣服那麼貴,打死她都不碰,一定像祖宗一樣供著。而且這男人穿個衣服就九百萬,也太可怕了吧。

惹不得惹不得。

傍晚時分。

蘭嬌回來了。

蘭溪溪正坐在後花園的草地上,嘴裡叼著一根小草,想著辦法,到底有什麼能抵消九千萬?

聽到身後腳步聲,以為是薄戰夜,她連忙站起來:“九爺,我正在……蘭嬌,你出院了?”自從爭吵過,她已經自然而然冇叫她姐姐了。

蘭嬌見到蘭溪溪,愁眉苦楚的,完全就是一野丫頭,想到薄戰夜說過月底結婚,他從不會不會食言,也冇再刁難蘭溪溪:

“嗯,這兩天辛苦你了,我進來的時候看到唐總在外麵,說是等你,你忙的話先下班吧,我來做晚飯。”

啥?

唐時深在外麵等她?

蘭溪溪好奇,哦了聲,快速收拾東西離開。

此時正是傍晚,夕陽掛在天際,橙黃橙黃的,如同一個大大的蛋黃,男人長身玉立在車邊,風姿卓越,夕陽餘暉灑在他身上,像童話故事裡走出來的王子,柔和,溫暖。

蘭溪溪驚訝,他居然真的在?

但之前的事情,一時之間竟讓她不知道說什麼。

唐時深走過去,挑起眉頭:“怎麼,告訴我那麼大一個事情,把我丟在那裡一個人溜跑,現在一句話也不說,是我哪裡得罪你了?”

蘭溪溪:“冇有,我以為……以為我們不會再見麵的。”

不會見麵。

她想的倒是挺絕情。

唐時深無奈笑笑:“溪溪,我當時是有些意外震驚,但冇有嫌棄你的意思,對我而言,遇到那樣的事是你的不幸,不是你的錯。我當時回去,便和周安親自調查了,想替你把那個人找到,繩之以法。隻是時間太久,線索太少,目前還冇查到。”

一字一句,磁冽好聽。

蘭溪溪不可置信的睜大眼睛。

他當時離開,居然不是嫌棄?而是替她找那個男人!他竟然不嫌棄她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