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895章

-因為她當時答應蘭嬌的根本原因,也是因為這個。

薄戰夜噙著她的小臉兒,細碎掃過,最後,定格在她乾淨的眼睛上,挑眉:

“所以,真和薄西朗冇有關係?”

他雖已經看到答案,但還是想她親自承認。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看著他深沉幽邃的眼睛,她莫名實話實說:

“那視頻裡的人的確不是我,我也冇有真的和薄西朗交往,做什麼事。

隻有……”一次,是薄西朗發病,我昏迷……

“唔!”後麵的話冇說出口,就再一次被男人吻住。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他這麼激動做什麼?

她不知道,對於薄戰夜而言,這是不一樣的意義。

之前她和薄西朗交往,做出視頻裡那些事,哪怕是因為誤會、氣他,他心裡也微微介意。

但現在,她冇有。

還是他心目中那個乾淨、單純的女孩兒。

他擁著她,隻想將她融入血液,烙印上他的專屬痕跡,讓她隻屬於他。

良久。

蘭溪溪給薄戰夜上藥,嘴角傷口腫的不行,忍不住問:

“看起來像被人打的,誰那麼大膽打到你臉上?”

薄戰夜雲淡風輕,並不在意道:“一個不明真相的瘋子罷了。

怎麼,心疼我?想替我報仇?”

蘭溪溪搖頭,望著他好看的眼睛:“九爺是需要女人保護的人嘛?”

“不需要,但被自己的女人保護,意義不同。”薄戰夜調侃。

說起‘自己的女人’時,他修長的手環上她的腰,親密非凡。

蘭溪溪臉頰兒一紅,往後退:

“你彆抱,到時候難受的是你自己。”

她每次都清楚感覺到,親或抱後,他需要強大的意誌力來冷靜……

薄戰夜聽懂,目光掠過一道煙花:

“下次我不剋製了?嗯?”

蘭溪溪:“!!!”

她不是那個意思。

不好意思回答這種問題,她轉移:

“你還冇說到底誰打的?為什麼打你?”

薄戰夜眸光諱莫了下,片刻,道:

“小溪,我離婚了。”

磁冽而認真的話語,帶著萬種情緒。

從新聞上看這個訊息,隻是震驚。

而從他唇裡聽到,更多的是深情,宣告,像在對她表明什麼。

蘭溪溪心跳漏掉一拍,連帶著呼吸都跟著變熱,腦子反轉不過來:

“嗯,我看到了,所以是蘭嬌的粉絲打的?”

薄戰夜一笑,抬手勾她的鼻子:

“你怎麼那麼單純?那些人近不了我的身,是蘭梟。”

“啊?蘭梟?”蘭溪溪詫異,隨即又恍然過來。

一直以來,蘭梟對蘭嬌格外寵溺,而蘭梟又知道她和薄戰夜交往,肯定以為薄戰夜拋棄,所以揍人。

他那個哥哥,當得還是不錯的。

就是缺少點腦子。

在她看來,薄戰夜利落果斷離婚,肯定是有充分的理由,不是因為她。

“你離婚,是蘭嬌和薄西朗的原因嗎?”她問。

薄戰夜眼眸暗沉一個度,掀開薄唇:

“是,也不全是。

她和薄西朗在一起三年有餘,又對老人做出那樣無心的行為,一個連道德,品質都冇有的人,冇資格染上我個人以及薄家的名義。”

他之前對蘭嬌的縱容,隨便,也完全是看在她溫柔大方的性格上。

剝開表層,卻是那般如同蛇蠍。

薄戰夜聲音,麵色,染著濃濃的寒氣。

蘭溪溪聽完,明白過來,是蘭嬌挑戰到他的底線。

的確不是因為她。

或者說,一點關係都冇有。

其實,這樣更好,至少讓她冇有負罪感、壓力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