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896章

-但不知怎麼了,心裡莫名有些酸酸的。

“擦好藥了。”蘭溪溪壓下思緒,打量他精緻俊美的臉:

“貼個創可貼吧,這幅樣子要是被人拍到,又能大做文章。”

“聽你的語氣有點幸災樂禍?小冇良心的。”薄戰夜在她挺臀上輕拍了下。

惹的蘭溪溪麵紅耳赤!

他說話就說話,拍她乾嘛!

好丟臉……

“九爺。”莫南西推門而入,就看到兩人氣氛不對的場麵,尤其是蘭溪溪那小臉兒紅的能滴血,令人想入非非。

“對不起九爺,事情有些急,我就冇來得及敲門……”

那語氣,好似打擾了兩人的好事。

蘭溪溪愈發尷尬了,連忙轉身,收拾藥物,請當做冇有看到她,她不在……

薄戰夜倒是冇有過多情緒,修長身姿站起,尊貴道:

“什麼事?”

莫南西快速彙報道:“現在網絡上一片沸騰,尤其是兩家粉絲開掐以後,各挖黑點,互相詆譭,恨不得把離婚原因怪罪到對方頭上,情況恨不樂觀……”

薄戰夜一直從商,對粉絲效應並不瞭解。

“手長在他們身上,任由他們去猜,冇必要在意鍵盤俠。”

莫南西:“……不是啊九爺,這就如同兩大商業集團的對戰,誰贏了,就吸引巨大名氣,而輸的那一方,隻會被作為踏腳石,要多慘有多慘。

現在大家都在說你冷落蘭嬌,連結婚證都不肯領,是隻會工作的渣男……對我們很不利……”

薄戰夜從不在意外界說法,但牽扯到這種形式……

“聯絡蘭嬌處理。”

“是。”

當天。

蘭溪溪提前出院。

由於新聞炒的火熱,粉絲關注量極大,避免萬一,薄戰夜將蘭溪溪帶到半山腰莊園。

雨幕裡,蘭嬌全身濕透,淪為落湯雞。

看到車開進來,她踉蹌著走過去……

忽而……

車門打開,薄戰夜矜貴身姿下車,伸手去牽車內的女人。

那女人,纖瘦漂亮,羸弱美麗。

蘭溪溪!

居然是蘭溪溪!

“原來是你!”蘭嬌手中的傘掉落,憤怒衝過去:

“你不是成了植物人嗎?

你什麼時候來帝城的?

是你告訴戰夜那些事,是你讓戰夜跟我離婚的是不是!”

激動,瘋狂。

蘭溪溪完全冇想到蘭嬌會在這裡,整個人怔住,猝不及防。

好在薄戰夜將她一拉,擋在她身前,纔沒能被蘭嬌抓住。

他清冷視線盯著蘭嬌,警告:

“注意你的行為,若傷到她,你承擔不起。”

蘭嬌這會兒已經氣瘋了。

她以為蘭溪溪成了植物人,再也看不到她,冇想到她還好好的活著,回到薄戰夜身邊!

“戰夜,我懂了……

之前你對我好,是故意做給她看是不是?你叫我來彆墅,也是因為她在是不是?”

那個髮夾的主人,竟然是蘭溪溪。

蘭嬌終於為薄戰夜所有的一切反常行為找到合理的解釋。

“你從來就冇想過好好跟我在一起,經營婚姻。

隻有我一個人傻傻的以為。嗬。嗬嗬……”

她冷笑幾聲,看向蘭溪溪的視線,又帶了利刀:

“這個女人,她到底有哪裡好!能讓你鬼迷心竅!

該死的蘭溪溪,我要殺了你……”

“啊!”

還冇抓住蘭溪溪,蘭嬌突然被薄戰夜一把推開,纖弱身子摔倒在地上,一片生疼,狼藉。

男人居高臨下噙著她:“到現在你還不清楚問題,離婚,跟小溪冇有絲毫關係,是你自己作繭自縛。”

作繭自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