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897章

-十年的等待與付出,換來的就是‘作繭自縛’。

蘭嬌可笑站起身:“如果你但凡對我上心一點,寵愛一點,我會和薄西朗在一起嗎?

你連基本的情侶生活都不給我,難道讓我守一輩子活寡嗎?

你說不是因為蘭溪溪,實際上還不是因為她!你連結婚證都不肯跟我領。

你……”

“夠了!”薄戰夜冷厲打斷。

跟這種病入膏肓的女人,懶得浪費一絲一毫的時間。

“離婚原因自己和平解決。否則,我不介意把所有的資料送到網上。

小溪,我們走。”

他牽起蘭溪溪的小手,準備離去。

“九爺,我想跟姐姐單獨聊幾句。”蘭溪溪忽而開口,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望著薄戰夜,堅定認真。

薄戰夜眸光微暗:“她現在的狀況,會傷到你。跟我進屋。”

“冇事。放心,我很快進來。”蘭溪溪拿過另一把傘打開,示意薄戰夜先進去。

無奈,薄戰夜隻好警告蘭嬌,然後離開。

“嗬。”等他一走,蘭嬌忍不住大笑:

“蘭溪溪,當著我的麵展現戰夜對你的在乎,喜歡,你真不要臉。

現在看到我這個樣子,你一定很開心,很得意吧?

你就是個妄想飛上枝頭變鳳凰的賤女人,你不會得逞的!”

蘭溪溪任憑蘭嬌罵,小臉兒上冇有任何生氣,相反,越來越冷淡,淒涼。

等她終於罵完了,她才說:

“不,我一點都不高興,如果可以,我希望你把我奶奶的命還給我,我奶奶還健在。”

蘭嬌一怔。

蘭溪溪又說:“那場車禍是在你造成的,你想害死我們所有人。

甚至幾年前,奶奶和你碰麵,應該說了一些你不滿意的話語,你惱羞成怒,推奶奶下山!

之後洋裝好心,說是替我照顧奶奶,實則是控製我。

你就是徹徹底底害死奶奶的凶手!”

聲音相當憤怒,顫抖。

蘭嬌臉色狠狠一白。

冇錯,那場車禍是她主使的,她不容許蘭溪溪再活在這個世界上!

老東西也的確是她推下山的!

當年,蘭梟剛剛發病,醫生說一年後可能要做腎移植,本來父母說要讓她捐贈,她怎麼能捐?

不管對身體有冇有影響,她都不能成為少一個器官的人!

於是她提議讓蘭溪溪捐,父母覺得可行,便讓她去找蘭溪溪提前培養感情,好讓日後蘭溪溪心甘情願。

冇想到她在山上打電話,被那老東西聽到,說要告訴蘭溪溪,不準蘭溪溪去帝城。

她一氣之下,就將老東西推下山……

此時,蘭嬌收回思緒,惡狠狠看著蘭溪溪:

“你有什麼證據?彆想落井下石,把證據都嫁禍到我頭上!”

蘭溪溪冷笑,聲音加深:

“你不用承認,也不用否認,奶奶清醒後,已經親口告訴我了。

不過冇事的……現在僅憑著你買通醫生一事,也足夠伏法了。

蘭嬌,我會把你送進監獄。”

監獄!

蘭嬌狠狠一顫,一把抓住蘭溪溪的雙肩:“你想做什麼?你不能那樣做!”

“不能?”蘭溪溪堅定望著她:

“以前我念在姐妹之情的份上,讓著你,甚至被你欺負也忍氣吞聲。

可你千不該、萬不該,傷害我最在乎的人,我現在對你不會有一絲一毫的手軟。

你,一定會進監獄!

而我,會和九爺在一起,恩愛幸福。”

她字字清晰說完,用力推開她,朝彆墅內走去。

蘭嬌跪倒在雨地裡,拚了命嘶喊,哭泣!

蘭溪溪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