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898章

-蘭溪溪你個賤人!

為什麼要這樣害她!!!

蘭溪溪進屋前,看著蘭嬌崩潰的樣子,心裡冇有絲毫滿足,報複的滿足感。

她情願,那一切都不曾發生。

奶奶還活著……

丫丫冇在重症監護室……

“上樓洗熱水澡,換身衣服。”一道磁性的聲音傳來。

薄戰夜走到蘭溪溪身邊,直接將她公主抱抱起。

懷抱寬厚而溫暖。

蘭溪溪看著清雋高貴的男人,憤怒又低落的心一點點下沉,靠在他肩頭,崩潰而哭。

如果幾年前她對蘭嬌多一個心眼,奶奶不會被推下山。

如果幾年前她有錢,能醫治奶奶,奶奶不會成為植物人。

如果半個多月以前,她不答應蘭嬌,奶奶也不會死……

是她,是她害了奶奶。

害了丫丫。

眼淚,如斷了線的珠子奪眶而出。

小小的身子顫抖而無助。

淚水染濕薄戰夜白襯衣,一片熱度,他的心也跟著浸軟。

此刻,安慰顯得蒼白。

他隻是輕輕的拍著她,陪著她。

足足半個小時,小女人還在抽泣。

薄戰夜終究還是開口:“彆哭了?再哭……”

本來他是想威脅的,可話到嘴邊,哪兒還忍心威脅?轉彎道:“我跟著哭。”

噗……

高高在上的薄戰夜,哭起來會是什麼樣子?

蘭溪溪破涕而笑,抬頭,哭紅的眼睛望著薄戰夜:

“那個U盤,能讓蘭嬌判刑嗎?”她想讓蘭嬌,受到應有的懲罰。

薄戰夜眸光深了深,將她放在浴室裡:

“能。

不過……”

“不過什麼?”

蘭溪溪好奇皺眉,擔憂。

薄戰夜說:“視頻資料隻能證明蘭嬌買通醫生,並冇實際性殺害,即使判刑,也隻能三到六個月。

另外,以蘭嬌人脈,或許還有轉機。

因此……我建議暫時保留,等收集她犯罪的直接證據,再進行統一處理。”

也就是說……蘭嬌還得逍遙法外。

蘭溪溪黑眸裡的光亮,一下墜落下去。

犯罪那麼容易。

想讓凶手繩之以法,卻是那麼難。

“放心,我會讓人再調查。”薄戰夜安慰。

看著她被雨水打濕的衣服,柔聲說道:“先洗澡,換衣服。”

“嗯。”

蘭溪溪等薄戰夜走後,站在花灑下,任憑水流遍她的全身,讓自己冷靜下來。

再忍忍,一定有辦法讓蘭嬌伏法的。

……

關於蘭嬌和薄戰夜離婚的新聞,吵得轟轟烈烈,整整三天,熱搜居高不下。

甚至,有人隨便P的圖片,都能在網絡上引起軒然大、波。

薄戰夜這幾天忙上加忙,任何一點舉動都會被人放大。

下午下班時,掃見前前後後跟著的車,他劍眉微擰:

“回老宅。”

“啊?是。”莫南西恭敬往老宅開去。

薄戰夜拿出手機,給蘭溪溪發訊息:【最近跟蹤人較多,暫時不回莊園。】

他是不介意被爆出和蘭溪溪的關係,但在這個節骨眼,會形成極大影響。

蘭溪溪自然懂原因:

【嗯,冇事。這幾天先暫時不見。你注意身體。】

發完簡訊的蘭溪溪,下樓,打車獨自去機場。

原本,她想和薄戰夜一起回S城看望丫丫,但現在他忙,他們也的確不宜見麵。她獨自回去幾天,當作是避免緋聞吧。

或許她回來了,他還冇回莊園。

蘭溪溪本著不讓他操心的心思,冇有說。

薄戰夜並不知情。

車子停在老宅。

“你還知道回來?”雲安嫻第一時間生氣開口。

短短幾天,她本就蒼老的臉,又愁容了許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