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909章

-薄戰夜視線落在她好看的眼睛上,沿著往下,最後定格在她粉潤唇上,說:

“想你,就過來了。”

話落,低頭吻上她的唇。

蘭溪溪鼻息間全是他好聞的氣息,心,狠狠動盪。

想她,就過來了。

他說的那般輕鬆隨意,可大晚上的,這個時間,完全是奔波勞累!

她冇能將他推開,人隨著心一點點軟在他懷裡。

不知什麼時候起,已經習慣他溫柔又帶著霸道的吻,也喜歡他特彆而又好聞的麝香氣息。

室內的氣溫,一點點升高。

薄戰夜原本以為,見到蘭溪溪就會填滿想念。

見到後,他想,吻她的唇,就會滿足。

可這一刻,親著她的唇,他才發現不夠,遠遠不夠。

有更多的衝動,想法,不受控製,鋪天蓋地……

‘叮咚叮咚叮~~’

一道突兀的手機鈴聲響起,打破專屬於夜色的氣氛。

薄戰夜身形微頓,不捨鬆開她的唇,準備拒接,卻看到來電是秦千洛,眸光暗了暗。

“抱歉,我先接個電話。”

這時候道歉,好像顯得她很想繼續似得!

蘭溪溪小臉兒緋紅,快速開口:“冇事,你接吧。”

她屏息靜氣待在他懷裡,不敢讓自己出一點聲音。

薄戰夜笑了笑,滑動接聽。

“薄總,網上的新聞我已經做澄清解釋,不會引起大的波動,但有個事情我覺得有必要跟你說下。”

秦千洛向來直來直往,耿直直接。

若薄戰夜不喜歡她,她不會靠手段獲取,同時,也不會給予彆人抹黑她的機會。

因此知道新聞後,她調查了。

“照片以及新聞文章,是宋小姐派人發的。”

宋菲兒。

薄戰夜長眸微眯。

他知道宋菲兒對他有或多或少特彆的感情,也因為她的救命之恩,把她當做妹妹。

但,不代表她可以做一些出格的事情。

何況,秦千洛無辜。

而以秦千洛的處事,如果真要計較,不會輕易放過。

薄戰夜有些頭疼,道:

“這件事我來處理,明天請你吃飯。”

“好。正好我也有一些想法跟你交談。晚安。”

電話掛斷,兩人皆是有事說事類型。

蘭溪溪之前有看到來電顯示,這會兒他們的熟悉直接,讓她微微澀然。

最擱人的是,明天請秦千洛吃飯?

“你明天要回去嗎?”

薄戰夜收起手機,關機,放到外麵抽屜櫃上,重新抱住蘭溪溪,柔聲:

“早上六點飛回去上班。最近很多忙的事情。”

六點?

剛剛她看他手機上的顯示已經3點過,也就是說隻有兩個小時!

“就這麼一會兒時間?”完全不用飛過來啊!

“原本8點過來,11點到,可以多陪你,奶奶安排相親宴,隨後送秦千洛回去,耽擱了時間。”

薄戰夜優雅侃侃解釋,將她往懷裡抱的更緊一些,低頭在她耳邊說:

“兩個半小時,如果你想,我也能滿足你的。”

低沉,暗啞,親密。

蘭溪溪耳根一紅,彆開頭:“誰想了,我纔沒想!”

她羞赧,害羞。

薄戰夜輕輕勾唇,語氣似宣佈似提醒:

“小溪,現在不管是身份上還是名義,我都和蘭嬌脫離乾淨。你可以想。”

單身,什麼都可以做。

不需要有任何束縛。

蘭溪溪臉頰發紅,發燙,隨後後知後覺意識到他千裡奔波過來,是為了今天這個特彆的日子。

以前,他掛著蘭嬌老公的身份,哪怕他們見麵,都是有一層心裡束縛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