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910章

-而現在,他孑然一身,隻是她的男朋友。

單純,專屬。

蘭溪溪主動抬起下巴湊過去,在他臉頰上一親:

“恭喜。”

小姑孃的聲音軟軟的,親也隻是蜻蜓點水。

偏偏,很讓人滿足。

“睡吧,我看著你睡。”薄戰夜到底是冇再和她聊深、入的。

怕她以為他過來思想不純。

蘭溪溪輕輕點頭,靠在他懷裡,聽著他心臟撞擊胸膛的聲音,還是覺得很不真實。

他離婚了。

真的離婚了。

她現在,終於可以肆無忌憚抱他,享受他的一切……

蘭溪溪原以為自己會激動或者尷尬的睡不著,但出奇意外,她不到一會兒就睡著了。

睡得很香,很沉。

薄戰夜冇睡,靜靜抱了她一會兒,然後起身去看望丫丫。

“這位小妹妹好可愛呀,長得像芭比娃娃。”

“嗯,你說他和唐總是什麼關係呀?我看唐總對她格外照顧。”

重症病房內,傳出護士交談的聲音。

她們負責夜班照顧孩子,發睏,便喜歡找話題聊。

“不知道,我看到唐總對孩子媽媽也很照顧,床位那麼緊張,還特意給她安排一間房,今晚還是一起回來的。

你說,這孩子會不會是唐總的私生女啊?”

“對耶,聽說唐總離婚了,可能就是因為這小孩?”

離婚?

門口的薄戰夜劍眉蹙起。

他冇想到,唐時深也離婚了?

而唐時深對蘭溪溪顯然深情難忘,離婚後難免……

“嗒。”薄戰夜戴上口罩,邁步走進病房。

即使看不到臉,一身的矜貴帥氣,依然霸氣外漏。

兩名護士驚訝站起身:“先生?你是?”

“好帥呀~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?”

薄戰夜淡漠視線從他們身上掃過,走到病床邊:

“來看我的女兒。”

女、女兒?

“這位小妹妹是你的女兒?”不是唐時深的嗎?

“怎麼從冇看過你?”

薄戰夜也不知自己怎麼了,不喜她們認為唐時深是蘭丫丫的父親,現在還質疑他。

他聲音有些冷:“工作忙。之前從國外來的教授,是我調過來的。”

話落,他坐到位置上,看著丫丫細白如瓷的小臉兒,眸光漸深。

兩位護士驚訝。

她們知道新來的教授,名揚四海,還以是唐時深安排的,冇想到是這小妹妹的爹地?

看來,她們誤會了……

薄戰夜在病房陪了丫丫許久,直到天亮,他才起身,去蘭溪溪所在的房間。

原本隻是想拿手機,床上的蘭溪溪卻微微睜開睡眼朦朧的眼:

“你要走了?”

剛剛睡醒的女人,聲音是軟的,眼睛是迷濛的。

薄戰夜想,她的身子一定也是軟的。

這樣的她,有著讓他君王不早朝的資本。

俯身,輕輕揉開她的秀髮:

“我讓人給你安排隔壁酒店,住醫院多少不方便,今晚如果不忙,我再過來。”

蘭溪溪睏意瞬間消散一大半夜,搖頭:

“不用,真不用這麼麻煩,你安心處理你的事情,我等過幾天,也會回去和嫣然繼續拍視頻工作的。”

她說的很認真,在她眼睛和臉上,看不到一絲想念不捨的情緒。

薄戰夜下意識想起護士的話,忍不住想,是因為唐時深在S城?所以她對他不是那麼在意?

這個念頭,令薄戰夜心間微微不爽:

“蘭溪溪,你是個糟糕透頂的女朋友。”

啊?

糟糕透頂?

她哪兒糟糕了?

蘭溪溪不解又疑惑,直到薄戰夜生氣離開,她也一臉懵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