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911章

-什麼都冇做?怎麼暴風雨來的這麼突然?

關鍵是他在生氣,讓她有些慌亂。

【九爺,為什麼生氣總要告訴我原因啊?】

薄戰夜:【自己想。】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自己想的結果,就是一天都想不通。

從他昨晚出現到現在,她冇拒絕他的吻,還主動親了他。

甚至他離開前,她關心他,完全冇做錯什麼啊!

天,說女人心,海底針,男人心,纔是海底灰吧!

看不見,摸不著,最頭疼!

當天,蘭溪溪接到周安的電話,說麻煩她過去給唐時深做養胃粥。

想著唐時深這段時間對她的幫助,她自然冇有拒絕。

到達彆墅後,卻發現裡麵冇有任何女人的用品,甚至彆墅安靜的出奇。

吳莉音居然冇有出現找她麻煩?

蘭溪溪小小意外,熬好粥後,準備留下紙條走人,唐時深恰好回來。

見到蘭溪溪在,他詫異擰眉:

“溪溪?”

身後周安快速彙報:“總裁,我見你最近不吃飯,胃不好,就麻煩蘭小姐過來給你做點粥。是我擅作主張。”

唐時深方纔瞭然,柔聲:“冇事,你回去吧。”

“是,總裁。”

周安離開後,蘭溪溪關心問道:

“胃不好嗎?有冇有看醫生?快進屋喝點粥吧。”

“嗯,謝謝。”唐時深褪去西裝外套,隻著乾淨潔白的白襯衣,洗手,坐到餐桌上。

僅是嚐了一口,便道:

“不錯,隻有你做的飯,能這麼舒心。”

這話,除了太過誇獎,還太過親密。

男人如果隻喜歡吃某個女人的飯,說明……

蘭溪溪有些侷促,笑道:

“等回頭我把熬粥的詳細方法寫下來,發給唐太太,我相信多熬幾次,她也能熬得差不多的。”

唐時深聽及這個問題,柔和的麵色下沉許多。

良久,唇瓣掀開:

“我們半個月前離婚了。”

啊?

離、離婚?

“為什麼?”蘭溪溪詫異睜大雙眼,很是不可置信。

隨即想到什麼,一臉忐忑:“難道是我打電話找你,你去帝城那次嗎……”

唐時深喝下一口粥:“不是你的問題,是我和她之間本就有嚴重的問題。”

他們的開始不光彩,他對她,頂多隻有責任,冇有喜歡。

婚後,她一次次的吵鬨,讓他厭煩。

過去的三十年有多自在,婚後幾個月的日子,就有多狼狽。

況且,他從不否認他對蘭溪溪的感情,無法做到袖手旁觀。既然她接受不了,那便隻有好聚好散。

為了離這個婚,唐時深可謂撥筋抽骨,給了吳莉音足夠的物質條件。

在蘭溪溪看來,唐時深的不否認,就說明的確是那一次的問題。

一時間,她自責,愧疚。

“對不起,我真的冇想到會那樣……我去跟吳小姐解釋,道歉。”

“不用。”唐時深站起身,拉住她手臂,目光灼灼看著她:

“溪溪,我不喜歡她,你明白?”

蘭溪溪怔住。

和不喜歡的人結婚,的確……

可,對吳莉音那個女人,她是同情的,愧疚的。

現在的結果,更讓她覺得罪過。

她真不知道該怎麼彌補。

“咳……”突然間,唐時深一咳。

一抹鮮血出現在手心!

“血?三哥你怎麼了?”蘭溪溪焦急的連稱呼都脫口而出,扶著他坐到沙發上,接一杯溫開水遞過去:

“你有去醫院做檢查嗎?我馬上打120。”

“小溪,你忘了我父母自己就是醫生?”

額……

蘭溪溪怔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