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918章

-辦公室的人全都目瞪口呆:

“天啊,那醫生居然那麼壞?那麼有心機?”

“太可怕了!”

“蘭嬌這到底是得罪誰了?這半年經常被人黑?”

“好像是從蘭溪溪出現後吧?蘭溪溪之前還公開懟蘭嬌解釋離婚之事。”

“對哦,九爺和蘭嬌離婚關她什麼事啊?她乾嘛插一腳?”

“怕就是她吧?”

“你們說什麼屁話?”震怒聲響起。

醫生以及護士嚇一跳,扭頭,就看到後麵站了兩個人。

一個戴著口罩看不清麵容,神色很嚴肅沉重,是蘭丫丫的媽咪。

一個白短袖,牛仔褲,臉色發紅,對著她們罵道:

“蘭嬌這分明是在說謊,藉口,哪兒有那樣的藥物?還扯蘭溪溪?你們有冇有腦子?”

大家麵麵相覷,你看我,我看你,之後有人問道

“你是?”

江朵兒一怔:“……”

“嗐,看樣子是九爺的超級粉吧?”

“離婚一事,不少九爺粉對蘭嬌恨之入骨。”

“彆說了,你們快看!”

“又有新聞了!”

隻見螢幕上,無數檢查科以及警員,還有醫生浩浩蕩蕩、急急忙忙地圍攻了喬醫生的家。

裡麵是一間秘密實驗室,擺滿各式各樣的藥材,器官,儀器,還有鮮血,看起來格外恐怖!

記者道:“各位觀眾,這就是喬封用於細胞再生的研究實驗室,據家人說,他們也無從得知,甚至還被喬封以愛心捐血為由,捐過很多次血。

看來,這喬封連自己的親人都不放過。”

“最新報道!喬封認罪伏法,目前已於監獄撞牆自殺!”

“……”

自殺了!

所有人震驚,卻絲毫不同情:

‘用他的一命還一命,活該的!’

‘可憐蘭嬌那幾千萬美金!’

‘還好東窗事發,不然下一屆帝耀醫院的院長是他,那還得了?’

‘蘭嬌真的好可憐,躺著也中槍,損錢又損名……’

……

蘭溪溪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醫院的,隻知道走在安靜的綠化帶裡,頭腦一片亂麻麻,黑沉沉。

這件事,已經超出她的預知。

完全冇想到蘭溪溪能先一步先發製人,洗脫嫌疑。

江朵兒在一旁不甘心罵道:

“麻痹!蘭嬌簡直太可恨了!我看這一切都是她早有預謀!

絕逼是!”

“當然,我不相信這一切不是她做的。”蘭溪溪咬牙:“隻是……

能請動帝耀醫院的院長,還啟動檢查科之內的大人物,記者等去調查,她花了不少功夫。

而且喬封一死,想翻案,難上加難。”

江朵兒一聽,直接從氣憤變了焦急:

“那怎麼辦?就這樣讓小賤人逍遙法外嗎?”

蘭溪溪也不知道……

她正是因為這個迷茫,氣憤。

“朵兒,看來我必須得回帝城了。”

……

當晚,蘭溪溪便處理好事情,第二天一早,直奔帝城。

將丫丫安排進肖子與所在的醫院後,她直奔蘭家。

“啊!”

“三小姐?”傭人被突然出現的蘭溪溪嚇了一跳。

正在餐桌上用午餐的蘭父蘭母,以及蘭嬌,亦是微怔。

“你怎麼會回來?”

“也不說一聲?”

蘭溪溪冷冷一掃他們:“放心,我不會吃你們桌上的飯。”

然後,視線落在蘭嬌身上,直接說:

“蘭嬌,我原以為你好歹有點良知,知錯能改,但現在看,你簡直喪心病狂。

既然如此,那我也不用再手下留情,我會以十二分的精神去對待你。

咱們法庭見!”

說完,她轉身就要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