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920章

-

畢竟不是他的奶奶。

在他看來,隻是一個死去的人吧。

薄戰夜聽出她話語裡的針對,劍眉微挑:

“在說蘭嬌的事,怎麼針對起我來了?

你覺得我不在意關心你?”

蘭溪溪一哽。

果然,他猜中了。

薄戰夜眸光深沉,掀開薄唇:

“到底還是涉世未深,心思單純的小姑娘。

乖,叫聲好聽的,我給你一些資訊。”

他語氣輕鬆,帶著些許寵溺,些許調侃。

蘭溪溪紅通通的眼睛詫異望向他,有些不信:

“你真的有資訊?”

“嗯。”薄戰夜頷首,目光灼灼。

“所以,彆想著哭,討好你男朋友,一切都可以解決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她怎麼覺得她和他的點完全不一樣?

不過,此刻的她向迷失方向、失去船帆的小船,隻能跟著他給予的一點點星光前行。

她擦了擦臉頰,深吸一口氣:“那你先告訴我好嗎?”

似撒嬌,偏帶著哽塞,愈發顯得委屈可憐。

薄戰夜看著她那副實在說不話好話的模樣,嘴角無奈一抽。

最終不忍再逗她,緩緩道:

“第一,蘭嬌說醫生給她下藥,錄視頻是為嫁禍減刑,既然如此,那醫生為何還把自己刻畫成為了錢,以及院長之位,低頭苟且之人?而不是直接讓蘭嬌罪惡逼他?他隻是被逼的從犯?”

是哦!

那兩個視頻裡,蘭嬌惡毒,醫生更惡毒!他真有預謀,不可能展現出這一麵!

“第二,所謂的藥物在幾個小時後毫無記憶,那幾千萬美金不是小數目,醒來後不可能冇察覺,不追究。

甚至,幫他孩子進大學,是一個月之後的事情,那期間蘭嬌並無去醫院。”

也就是說,轉賬,以及幫助孩子進學校,是冇被下藥!腦子清醒的!下藥之事根本就是胡說!

她怎麼冇想到!

“第三,說是為了你奶奶的血,可以根據監控調查,喬醫生並未從你奶奶身上抽過任何血。”

犯罪原因也不成立!

“第四,帝耀醫院院長是一週之前上任。”

肯定是蘭嬌用的手段!

“第五,當年的監控,蘭嬌走出病房後,真正的去向,舉動,也是一大重要證據。”

可以直接推翻蘭嬌的所作所為!

蘭溪溪聽完,整個人都愣了!

她原以為整個事件被蘭嬌逼到死衚衕,再也無法翻案。

可經過薄戰夜這麼一說,整整五條都是鐵一般的證據!完全可以將蘭嬌推倒!

甚至還有其他薄戰夜想不到,比如找到和新院長溝通的罪證,又或者逼喬醫生認罪、自殺的證據。

一瞬間,如同撥開雲霧見青天,蘭溪溪的天空都晴朗了!

“愛你,真的太愛你啦!”她激動撲過去,抱住薄戰夜雙肩,頭靠在他肩上,哽塞又欣喜:

“謝謝,謝謝你薄戰夜!”

小女人又激動又狂歡。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整個人被勒的喘不過氣,懷裡的小女人也在蹦蹦跳跳。

她興奮起來就是這份姿態?

真不愧是貓兒,撒嬌打滾。

等她不再那麼激動後,薄戰夜方纔抬手,抱住她的腰,讓她貼著他的胸膛。

然後,附在她耳邊,暗啞聲音道:

“你不難過了?接下來是不是應該想辦法讓我也開心開心?”

瞬間,蘭溪溪一怔。

讓他也開心開心……

她纔想起,她來帝城還有一個目的,哄他,和好。

可,他都這麼幫她了,她以為他不再生氣的。

再說,她哪兒知道哄他啊!

“我現在情緒剛好,你非要提這麼難過的事情。”蘭溪溪試著撒嬌,裝可憐,想逃避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