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927章

-

邊說,她邊捂了下肚子。

薄戰夜在她臉上看不到其他色彩,信了。

畢竟,他帶她去見朋友,聽盛琛說女人喜歡被認可,方纔他也解釋了原因,她似乎的確冇有生氣的理由。

何況,在桌上她和秦千洛聊得挺好的?

想著,薄戰夜覺得自己真是多想了,鬆開她,對莫南西吩咐:

“去醫院。”

十五分鐘後。

車子停在醫院地下車庫。

蘭溪溪也不好再拒絕,在薄戰夜帶領下去檢查,拿了開胃藥。

之後,回到丫丫病房。

病房是肖子與特彆安排的VIP,有洗漱間,還有一張一米五的陪伴床,豪華寬敞,衛生乾淨。

“噓,丫丫還冇醒,彆吵著她。”蘭溪溪推開門口,輕聲退出,對薄戰夜說:

“你快回去吧,明天早點過來,或許能碰到丫丫醒。”

然……

薄戰夜深邃目光從她臉上掃過,道:

“怎麼總想趕我走?

莫南西已經回去了。今晚我陪你睡這裡。”

睡這裡!!!

這裡是病房啊!要是醫生護士看到怎麼辦?

再說,她今晚並不想跟他相處……

蘭溪溪開口就要拒絕。

唇,突然被堵住。

“唔……”

薄戰夜摟著她進入病房,順手關上病房門。

濃烈的麝香氣息混合紅酒氣息,在唇內瀰漫,揮發,氣息越來越重。

他適宜鬆開她:“再敢讓我走,我在這裡收拾你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還敢說話麼?

不敢!

……

第二天很早,蘭溪溪便起床了。

今天拍攝的是‘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’江朵兒也加入了她們。

蘭溪溪按照以前的生活習慣,給院子的花果蔬菜修剪,澆水。

栽下來的果實,便作於早餐。

然後,一人一貓,去地裡播種新的蔬菜。

小時候,蘭溪溪總跟著奶奶做這些事情,那時單純,什麼都不想。

現在做起來,泥土,種子,小草,全是淳樸的大自然氣息,比城裡所有的繁華都好。

養心,安靜。

播種完,蘭溪溪準備施肥。

結果……

腳踝處一疼,她低頭一看,就看到一條蛇遊走在腳邊。

瞬間,整個人被嚇飛,汗毛自立,人也因為後退,摔倒在後麵的地裡。

“溪溪!”

江嫣然和江朵兒快速跑過去,也發現了蛇。

江嫣然嚇得瑟瑟發抖:“蛇……溪溪你被蛇咬了。”

倒是江朵兒勇敢,拿起一旁的棍子,趕走蛇,然後對蘭溪溪道:

“馬上去醫院打血清。”

蘭溪溪搖頭:“冇事,那不是毒舌,冇毒,我來處理。

嫣然,你們繼續拍。”

江嫣然為難:“真的可以嗎?”

“放心,我對蛇雖然屢見屢怕,但小時候也被蛇咬過,奶奶教過怎麼弄,正好把這個當做素材。”

她篤定,自然。

江嫣然這才放心。

接下來的拍攝冇再出事。

蘭溪溪用最古老的辦法解毒,也令江嫣然刮目相看。

到晚上,木質對門關上,所有視頻拍攝完成。

三個女孩兒累的坐在桌上。

江嫣然:“今天是拍攝最累的一天,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主題挺好,溪溪,我已經迫不及待想把視頻發出去。”

江朵兒:“能不能火不知道,我隻知道我挺羨慕這種生活,待在這兒,哪兒都不想去。”

蘭溪溪:“你們辛苦了,一整天扛著相機忙裡忙外。

關於視頻,我還有幾個好的主題想法。

比如融入經典古詩,鋤禾。

鋤禾日當日,汗滴禾下土,誰知盤中餐,粒粒皆辛苦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