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93章

-蘭嬌看著兩人幸福的模樣,揚起笑容:“你們這纔剛交往,就這麼甜蜜,要甜死個人,唐總,希望你對溪溪一直如此,可不允許你以後變心欺負溪溪,那我這做姐姐的不會輕易放過你的哦。”

薄小墨也掄起小拳頭:“唐叔叔,雖然我喜歡你,但你要是欺負我阿姨,我也會揍你的。”

一大一小,十分維護。

唐時深伸手揉揉薄小墨的腦袋:“放心,我哪兒捨得欺負溪溪,會對她好的。”

說話間,他握著蘭溪溪小手的手微微加大力道,似給她安心的承諾。

蘭溪溪手背一片發熱,有些不適應,還有點莫名的尷尬,但被男朋友牽手很正常,她在紮心什麼?

一頓早餐,高興的人高興,不高興的人,相當不痛快。

反正,某位九爺全程冷著臉,寒著氣息。

飯後,蘭嬌對唐時深說:“唐總,你是要去公司是吧?我搭你的車過去,劇組正好在那邊。”

唐時深自然冇有意見,對蘭溪溪說:“那我先去上班,下午先去接丫丫,再過來接你。”

連丫丫都接受了?

薄戰夜心裡又是一陣不悅煩躁。

蘭溪溪從始至終冇看出他的情緒,微笑著說:“好,那就麻煩你啦。”剛交往就讓人家做奶爸,不是一般的麻煩。

“不麻煩。不過作為女朋友,分開時,你可以表示表示。”

額?

表示?表示什麼?

蘭嬌走過去戳戳蘭溪溪的額頭:“你傻啊,唐總是讓你給個吻,都多大了,還不會談戀愛。”

哦!

親啊!可這也太不好意思了吧?

蘭溪溪下意識瞥了眼薄戰夜,總覺得他冰冷的目光像一把無形的冰刀,要把她殺死,心裡滿是尷尬為難,可隨即又意識到乾嘛要看他?一會兒又得被他誤解了。

她飛快移開視線,踮起腳尖,往唐時深臉上一親:“下午見,拜拜。”

然後,快速跑開,十分羞澀。

唐時深盯著她的背影,唇角噙著寵溺的笑,好一會兒才收起目光,望向蘭嬌:“走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蘭嬌跟著離開,坐在車上,她道:

“唐總,很謝謝你能和溪溪交往,溪溪有些流言蜚語,還有資料什麼的,很多人都誤解她,罵她,但我相信,那些都是假的,溪溪她寄養在養父母家,從小吃苦耐勞,學曆優秀,是很好的女孩,也挺可憐,她甚至一次戀愛都冇有談過,你算她第一個男朋友,一定要好好對她。”

句句真言,每個字,也是事實。

這是蘭嬌第一次說蘭溪溪的好話,不為其他,隻為自己。

若是蘭溪溪和唐時深交往,那就再也不會乾擾她和薄戰夜。

唐時深道:“放心,我自然判斷力,既然選擇,就不會輕言放棄。”

前座的周安也道:“薄太太你儘可以放心,我們總裁從見蘭溪溪小姐第一次,就對她有好感,隻不過當時以為是你的身份,才壓抑著情緒,現在能與蘭溪溪小姐交往,總裁自然不會辜負,也不是三心二意的人。”

篤定的話語,三言兩語將唐時深對蘭溪溪的喜歡錶露出來。

蘭嬌微微一笑,心裡放鬆又嫉妒。

放鬆的是,唐時深一定會對蘭溪溪好,從而牽製。

嫉妒的是,唐時深這麼好的一個男人,居然也喜歡蘭溪溪?蘭溪溪到底有什麼特彆的?不就是一個土包子嗎!

彆墅裡。

蘭溪溪站在廚房裡收拾,心裡有點亂。

長那麼大,她從冇親過男人,拋去四年前那晚和之前薄戰夜的強吻,剛剛那個算她主動親的初吻吧?雖然親的隻是臉,但想想還是連羞澀的。

害,能遇到唐時深那麼好的人,她在矯情個屁呀!

快速收起思緒,將廚房整理好後,走出去準備找小墨。

寬敞的客廳,異常安靜,空寂無人。

奇怪,人呢?難不成小墨也跟薄戰夜去上班了?

蘭溪溪好奇的就要開口,突然,一道高大的身姿出現,擋在她的身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