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933章

-

還有……

這是她和院長見麵的照片,你拿著。”

一張內存卡落在蘭溪溪手心,她無比錯愕睜大眼眸。

他和蘭嬌在一起,居然是因為那個……

還幫她監督蘭嬌,給她這個證據!

“薄少,你……”

“溪溪。”薄西朗望著她,深深說:

“以前我是挺混蛋的,但你把我從深淵中解救出來,我才能重新看待這個世界。

我能為你做的隻有這些。

如果可以,我希望你在蘭嬌生完孩子後,在做你想做的事。

還有……

當初那晚我冇碰你,隻是當時不甘心,騙你的。”

冇發生關係!

蘭溪溪再一次錯愕的睜大眼眸,不知道該用什麼話語形容此時的心情。

詫異,意外,感動,感謝,欣喜……

“謝謝你,薄少。

彆人都說人生若隻如初見,但你是我見過唯一一個後麵比初見更美好的。”

美好。

兩個字用在男人身上,怎麼就那麼突兀?

偏偏,薄西朗並不討厭:

“你不誤會我就好。全世界,我唯一不希望你厭我。”

他抬手,替她弄開髮絲,想要做點什麼,隨即意識到問題,鬆下手:

“蘭嬌之前說的話冇錯,秦千洛是個潛在的危險人物,祖母今天叫她過去也是撮合。

不過九叔目前對她隻是工作上的欣賞和談得來的朋友,你也不用太在意。

照顧好自己,有事可以跟我發訊息,我會儘量幫你。”

說完,他便走了。

蘭溪溪一個人站在原地,晚風吹著她的臉頰,心又亂又沉。

似乎,很多問題都解決了。

又似乎,更大的問題來了。

……

蘭溪溪等到睏意來襲,也冇等來薄戰夜,她渾渾噩噩睡去。

不知過了多久,身邊位置塌陷,腰間附上一隻大手,她意識迷迷糊糊:

“你來了?”

“嗯,抱歉。”薄戰夜靠在她耳邊,柔聲道:

“奶奶想瞭解測試情況,和秦總聊得晚了些。”

隻是這樣嗎?

應該聊了更多吧。

而且答應孩子的事情都做不到,以後還有更多這樣的情況……

蘭溪溪心裡失落,但冇有說什麼:

“好睏,晚安。”

“睡吧。”薄戰夜輕輕扶開她的頭髮,在她額頭上落下一吻。

蘭溪溪閉上眼睛。

心怎麼也靜不下來。

但即使睡不著,也冇有動。

她身上氣息好聞,細肩吊帶,露出美麗的天鵝頸,直角肩,漂亮的鎖骨。

每一寸,足夠惹人。

薄戰夜情緒有些情不自禁,手漸漸往上,唇落在她耳垂後。

“唔……”蘭溪溪拒絕一聲,推開:“我真的困。”

薄戰夜將她抱過來,讓她麵對他,暗啞的聲音道:

“你睡你的,我親我的。”

“……”有他這樣的?

他這樣,她哪裡睡得著?

蘭溪溪抬起手臂,撐在他們之間:

“我去陪丫丫睡一張床,你自己睡。”

然後,就起身,走到另一張床前,躺下,睡覺。

薄戰夜懷裡空落,連帶著眸光也隨著冷淡下來。

他能感覺到她的情緒,不是困,是拒絕,疏離。

“因為我冇能赴約,在生氣?”

“不是。”他有事忙很正常,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氣什麼。

是一開始打扮好不能如時見麵的失落。

還是幾個小時的漫長等待。

又或者,他和秦千洛一起回老宅對她的忽視。

蘭溪溪心裡煩煩的,不想去討論:

“真冇生氣,你看時間多少點了,睡吧。”

薄戰夜自然不相信她的話。

他起身過去,再次睡到她身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