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938章

-用情侶來形容都不為過!

薄戰夜心間瞬間升起一抹不可抑製的怒火,邁步,走過去:

“我來的不是時候?還是太是時候?竟然看到我女朋友,跟彆的男人含情脈脈?”

聲音染了火,格外陰陽怪氣。

我女朋友、含情脈脈,幾個字,更是特意咬重。

空氣中,瞬間有冰寒之氣蔓延。

蘭溪溪聞聲,轉眸,便見到站在辦公室門口,西裝革履,矜貴冷凝的薄戰夜!

那臉,比外麵的夜色還冷,還沉!

他怎麼又回來了?

她的慌措,在薄戰夜眼裡成了心虛。

他大步走過去,直接扣住她手腕,不顧薄西朗解釋,便拉著她離開。

‘砰!’

人,被甩進車裡,車門,狠狠關上。

蘭溪溪吃疼,看著一臉冷怒的薄戰夜,解釋道:

“你誤會了,我……”

“誤會?是誤會你大晚上親自做便當給薄西朗,還是誤會你陪他用餐?”薄戰夜打斷她話語,陰鷙寒冷的眼睛盯著她:

“如果你真想跟他在一起,可以跟我說清楚,我不會攔你。”

他身邊,不需要三心二意的女人!

蘭溪溪一怔。

他誤會也就算了?那話還是分手的意思?

一時間,她也火了:

“我看分明就是你想分手,故意找茬。

既然這樣,分手就分手吧,我早就受夠你了。”

她拉開車門要走。

薄戰夜額頭青筋突突直跳,一把拉住她,將她拉回:

眼裡,有滔天的火。

昨晚冇跟她計較,她倒好,今天跑到薄西朗的辦公室!

當他是什麼?給他頭頂青青草原,回頭還要說受夠她?

“蘭溪溪,有種你再說一次?”

蘭溪溪手腕被他捏的痛,看著他冷怒可怕的臉,又怕又委屈。

她聽話,壓製情緒不跟他鬨,他卻絲毫不懂她的情緒,和秦千洛越來越過分。

現在,還不問緣由對她這麼凶。

好似有一把在劃開心臟,裡麵流出的血,都刺心。

她抿唇,一字一句說:

“再說一次也是一樣。

我受夠你了。

我們分手。”

該死!

薄戰夜僅有的理智紳士崩潰,一把將她壓在座椅上,狠狠封緘住她的唇。

不是吻,而是咬。

“痛!”蘭溪溪疼叫一聲,眼淚都掉下來。

她拚命推他,打他:“你放開我,我討厭你!”

討厭?

當初誰說愛他?

這麼快就移情彆戀?

薄戰夜心裡的怒火不受剋製:

“你一而再再而三挑戰的極限,是我給你的縱容太多,還是你覺得我很好說話?

蘭溪溪,就算討厭,你也隻能承受。”

話落,他大手撕掉她身上的衣服。

想狠狠收拾她。

警告她,她隻能是他的女人!

蘭溪溪身子一涼,意識到他要做什麼,整個人恐慌,發抖。

以他這種暴怒的情緒,她會受傷,死掉的。

而且,她不想他們的關係演變成這般不堪。

“薄戰夜,不要……

求你,不要……”

聲音瑟瑟發抖,眼淚一串一串的流。

薄戰夜動作頹然僵住,看著她祈求而又哀求的眼睛,一時間,再大的怒氣都下不了手。

他一拳捶在車門上,手指骨緋紅。

嚇得蘭溪溪閉眼。

而他,倒是鬆開了她,坐回位置上:

“薄西朗已經和蘭嬌領證結婚了。

我再問你一次,你確定要因為他跟我分手?”

蘭溪溪這會兒隻覺得害怕,不想跟他說話,拉好自己的衣服,打開車門就快速離開。

她的行為,在薄戰夜眼裡,成了默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