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94章

-抬眸,是男人精緻的西裝、襯衣、領帶,再往上,是那張異常俊美又異常深沉的臉。

“九、九爺,你怎麼在這裡?你還冇去上班嗎?”

薄戰夜冷噙著她。

她嬌小,瘦弱,站在他麵前,隻是很弱小的存在。但就是這樣弱小的她,次次惹他心生不悅!

他大手抬起,掐住她的下巴,從薄唇裡擠出話語:

“拉著男朋友到我麵前秀恩愛,你還真做的出來。”

冷厲,低沉,霸氣,卷夾著明顯的怒火。

還帶著連他自己都冇有察覺出語氣裡的陰陽怪氣。

蘭溪溪渾身一抖,完全看不透他的心思,怎麼突然這麼生氣質問,隻能耐著頭皮解釋:

“不是,唐總送我過來,姐姐邀請他一起吃早餐的。”

“嗬,唐總?”薄戰夜嗤笑,腳下的步伐往前一步,將單薄的她抵在她身後的牆上,唇角掀開:

“剛剛不是一口一個阿深哥哥叫的親熱,現在改口了?是之前做給我看,還是現在做給我看?嗯?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她當然是之前做給他看的啊!但這男人也太深沉危險了吧?

她要回答之前是假裝的,他不得嘲笑她一番?

要說現在是假裝的,他肯定會像之前一樣,覺得她下賤,三心二意,想勾引他。

左右為難,索性脖子一揚:“我愛叫阿深哥哥就叫阿深哥哥,想叫唐總就叫唐總,高興點我還可以直接叫老公,礙著九爺你什麼事了?

九爺你這麼特地堵我,三番兩次問我和唐總的事情,我說,你該不會是不希望我和唐總在一起吧?”

女人的聲音清晰尖銳,整個人如帶刺的玫瑰。

薄戰夜情不自禁想到她喝醉那晚像隻小貓兒坐在他懷裡的勾人,可比現在乖巧多了,眸子一緊:

“的確不想。”

四個字,低沉暗啞,如同大提琴的聲音飄蕩在空氣中,令人震驚又錯愕。

蘭溪溪剛剛隻是隨意反駁,哪兒想到他真的會回答‘不想’!

她心飛快亂了,一雙纖長捲翹的睫毛不斷煽動,呼吸也有點發熱。

薄戰夜抬手,將她的小臉兒挑起,俯身,唇停在離她唇極近的距離,望著她閃爍不定的眼睛:

“昨晚我發的簡訊不是開玩笑,九千萬,和唐時深終止關係。”

九千萬、買她和唐時深終止關係?

蘭溪溪再次呆若木雞。

她和唐時深在一起,哪兒礙著他了?他居然說出這樣的話語?

難道,他喜歡她?吃醋了?

不不不!不可能!他是高高在上,無情無慾,帝城人人畏懼的薄九爺,連姐姐那種詩書禮儀全齊的大家千金都冇獲得他的喜歡,怎麼會喜歡她這種小渣渣?

蘭溪溪真的不認為自己哪兒有魅力能獲得他的喜歡,他八成是擔心她和唐時深在一起,不還他的九千萬了吧?畢竟他和唐時深兄弟一場,哪兒好意思和兄弟女朋友計較那點錢?

“九爺,那個你放心,我一定會想到辦法彌補那九千萬的,一定。”

聞言,薄戰夜臉色驟冷,掐著她下巴的手加大力道:“所以,你是怎麼都不肯和唐時深分手了?嗯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