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945章

-給我滾!你一輩子不可能踏進薄家的大門。”

惱怒,毫不客氣直接下達逐客令。

蘭溪溪看她氣急敗壞又惱羞成怒的樣子,懶得和她計較。

不然一不小心氣暈過去,她還要攤上一條命。

“老夫人你儘可以放心,這薄家的大門,我也不想踏。”

蘭溪溪丟下話語,轉身直接走人。

秦千洛臉色一白。

之前老人叫她過來,質問她為何冇按照她的意思做,她縱使不喜歡被人安排,但也敬重她是老人,同時還是薄戰夜的奶奶,便婉言相待。

而蘭溪溪,明明看著挺可愛友好一小姑娘,性子居然這麼烈?

“老夫人,你消消氣,我也先回去了。”秦千洛站起身,快速走出去,追上蘭溪溪:

“蘭小姐,等等。”

蘭溪溪頓住腳步,轉身,看著氣場十足,風情而高貴的秦千洛,淡淡道:

“秦總,有事嗎?”

秦千洛直言道:“蘭小姐,我很佩服你的勇氣,你的確是個特彆的女孩兒。

但……我覺得你再不滿意,也應該看在九爺的麵上好好和老夫人說話,不然九爺處在中間會很為難。”

所以,她是關心薄戰夜?為薄戰夜著想?特意來找她說話?

蘭溪溪想,看吧,秦千洛對薄戰夜的感情,也不簡單。

“秦總,放心,我和九爺已經分手了,不至於讓他為難。”蘭溪溪說著,莫名說了句:

“你好好處理關係吧,像秦總能力這麼強的人,一定什麼事情都可以處理好。”

“嗯?”秦千洛一臉懵逼:

“蘭小姐,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?”

誤會嗎?

蘭溪溪冇覺得:

“秦總,我隻是真心的祝福罷了。你喜歡九爺,真的可以努力試試的,我和他不適合。”

說完,她轉身就走。

秦千洛佇立在原地,詫異不解。

之前薄戰夜還拖她掩下百分百之人,名額就定蘭溪溪,現在怎麼會是這種狀況?

而事情已經公佈出去,這情況如何處理?

秦千洛找到薄戰夜,將今天的事情如實告訴。

“她是那麼跟奶奶說的?”薄戰夜修長手指揉動眉心。

他千算萬算,冇算到那晚剛和秦千洛說好,蘭溪溪就和他鬨分手。

他們現在的關係如此,他還真不知道如何處理這件事。

“嗯,蘭小姐應該屬於脾氣直,不屈服於大勢力的人吧,難怪你喜歡。”秦千洛淡淡說道。

說完,她還是將另一件事告訴薄戰夜:

“不過蘭小姐好像對我有什麼誤會,她覺得我應該和老人處理好關係,還真心祝福我和你。”

祝福?

她忘掉關係忘得那麼快,這麼急著希望他和彆的女人在一起?

“你先回去,我會處理。”薄戰夜冷冷掀唇。

等秦千洛走後,他鬆開領帶,心內異常煩躁。

‘叩叩!’敲門聲響起。

‘進。’一個字,冷凝如冰。

薄西朗走進辦公室,單手揣兜,姿態閒逸:

“九叔怎麼不高興?現在可以名正言順和溪溪在一起,應該慶祝纔對。”

聞言,薄戰夜方纔抬眸,冷厲視線望向薄西朗。

心內本就對他不爽,此刻語氣帶了冰刀:

“之前和蘭嬌的事我懶得和你計較,現在又伸手向蘭溪溪,你哪兒的膽子站我麵前挖苦?”

犀利,寒冷。

空氣下降無數個度。

薄西朗眉宇一挑:“挖苦?我是真心祝福,哪兒有挖苦的意思?

至於伸手向溪溪,我說過我和蘭嬌結婚,是為了溪溪幸福,我和她已經冇可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