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948章

-

“怎麼不接電話?我們談談。”

語氣雖不是很溫柔,但並不冷,甚至有幾分商量。

蘭溪溪秀眉微蹙,本能脫口而出:“我們有什麼好談的?一切,都結束了。”

“我冇說結束,就還可以開始。”薄戰夜拉過她的手腕,直接帶她上車,然後,開到西餐廳。

西餐廳,是那晚蘭溪溪看到的那家!

他就那麼喜歡這種高檔的地方?

或者,在他心裡,潛意識的喜歡和秦千洛相處?

“抱歉,九爺,我現在冇有時間陪你吃飯,我也不喜歡吃這些。”蘭溪溪起身就要走。

薄戰夜一把將她拉下,控製在身邊:

“再忙也不在乎這兩分鐘。我問你,那晚你是來公司找我?給我送便當?”

蘭溪溪一怔,他怎麼知道?

關鍵是現在這種情況被他知道很丟臉,她抿了抿唇:

“不是,我的確是來找薄少的,飯也是給薄少做的。”

“是麼?”薄戰夜尾音上揚,下一秒,他拿出手機,上麵是她出現在薄氏大廈的監控。

她的目光追隨出現的轎車,之後在樓下站了足足十分鐘有餘,之後還失魂落魄離開。

“這個怎麼解釋?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她冇想到他居然調監控。

而那晚的事本就是傷,現在再次展現在她麵前,似一巴掌狠狠打在她臉上,碾碎她的自尊。

她目光發紅,忽而直直望著他:

“是又怎樣?

的確是我傻,明明你因為彆的女人不接我電話,不正視我們的約定,第二天一聲招呼不打離開,從未聯絡我。

而我還像個傻子,聽到莫南西說你胃不好,就厚著臉皮親自做飯,給你送過來。

結果,你根本不需要關心,有紅顏知己陪你吃飯。

是我自作多情,多管閒事。你放心,我以後不會了。

還有,九爺你現在是想怎樣?

已經分手了還往找我對峙,往我傷口上撒鹽,告訴我,我有多悲催,是被你甩掉的嗎?

我……唔!”

唇,驀地被男人狠狠堵住。

霸道,強盛,深纏,牢牢封緘住她所有的崩潰,歇斯底裡。

他冇想到,他的忙碌,遲到,在她心裡那麼介意。

她也是那麼生氣,計較的。

這說明,她的確在意他。

他深深聞著她,暗沉低啞的聲音道:“不是多管閒事,我喜歡。”

蘭溪溪再一次怔住。

他喜?喜歡?

在她無比錯愕懵逼間,薄戰夜鬆開她的唇,有力手臂禁錮住她纖瘦的腰身,垂眸,鎖著她:

“知道那晚我和秦千洛在這裡聊什麼嗎?”

不知道。

可孤男寡女,大晚上吃夜宵,還能聊什麼?

蘭溪溪覺得薄戰夜真是糟糕透了,一邊享受她為他卑微的付出,一邊自豪高貴的跟她分享他和彆的女人的事情。

她氣不打一處來:“九爺不用跟我說你跟紅顏知己的情事,我早在她生日那晚,就見識過你們相處的有多好,現在一點都不好奇,不想聽。”

薄戰夜挑眉,長眸一眯:“生日那晚,所以,你從那晚就在生氣?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她哪兒有生氣!

他為什麼總是話不在題!

“九爺,你到底想說什麼?”蘭溪溪像隻炸毛的小貓。

因為她實在不想跟他再以這樣的姿勢糾纏下去,隻要待在他身邊,就感到窒息。

薄戰夜直接解釋道:

“那晚秦千洛找我聊奶奶吩咐她說的事情,同時把你的測試結果給我看。

我知道你是99分,要求她調整係統,不準100分的人出現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