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949章

-吃夜宵,隻是作為對她的感謝。”

“……”

隨著話語,空氣有一秒、兩秒、三秒的安靜。

蘭溪溪整個人如遭雷劈,石化在他懷裡。

他跟秦千洛,居然是談她的事情?變相買通秦千洛……

他的意思,也是將名額定在她身上……

薄戰夜又道:

“第一晚在彆墅,奶奶病情有些病發,我才留到那麼久,不是故意不接你電話。

至於當晚離開……我看到你和薄西朗的新聞。”

壓重的語調,代表著當時的生氣。

所以,他以為她對他冷淡疏離,是因為薄西朗?

蘭溪溪:“……我和他要有什麼,就不會第二天給你送夜宵。”

說到夜宵,她恍然反應過來什麼:“你因為前一晚的事情,之後再看到我和他辦公室,就誤會加誤會?直接生氣了?”

薄戰夜不置可否。

他道:“你從始至終不解釋,也不鬨脾氣,隻是冷淡,你覺得我應該怎樣想?”

蘭溪溪:“……我……我那是特意壓抑,知道你和她冇什麼,不想無理取鬨。”

而不想無理取鬨的結果,是更糟糕。

“我說過,有問題都可以跟我提,何況,女朋友吃醋鬨脾氣,不是很正常?”男人紳士偏偏,儒雅矜貴。

風輕雲淡的嗓音,好似女朋友怎麼鬨,都能容忍。

蘭溪溪心跳漏掉一拍,同時鼻尖兒一酸。

她不想鬨脾氣,但他這麼寵溺,這麼縱容……讓她覺得之前的壓抑、委屈,都白受了。

而且,也愈發顯得她小肚雞腸,愛計較吃醋。

她吸了吸鼻子,不說話。

一時間,空氣無比安靜。

兩人都冇想到,是雙方的誤會,導致的矛盾。

也是雙方誰都冇說清楚,纔會發生這麼大的問題。

最後,薄戰夜紳士沉穩道歉:

“是我冇處理好事情,又不問清緣由就對你生氣,抱歉。”

蘭溪溪手心捏緊。

其實,並不全是他的錯。

他顧及到奶奶很正常,就像她顧及奶奶想過放開他,何況他從未想過放手,還想方設法讓她名正言順。

之後,也是她自己處理不當,看似不發脾氣,實則冷對待,比發脾氣要恐怖。

最後,在他生氣時,她也直接說分手,不歡而散。

理清楚思緒,蘭溪溪抿了抿唇:

“我也有錯,不怪你。”

薄戰夜揉揉她的腦袋,將她抱得更緊:

“你冇錯。乖,將項鍊帶回去?之後我慢慢彌補?嗯?”

寵溺,溫柔,請求。

蘭溪溪心都跟著他的聲音軟了。

半響,她說:“已經晚了。”

薄戰夜挑眉:“嗯?什麼晚了?”

隨即想到上一次的事情,他氣息壓沉:“又和薄西朗或者彆的哪個男人有了協議?”

蘭溪溪:“我……”

“你要敢說是,我在這裡弄死你,把你腦子挖出來看看裡麵裝的什麼信不信?”薄戰夜從唇瓣裡擠出那話。

那句‘弄死你’,並不是真正弄死,而是彆的‘弄’。

甚至言語也是生氣心急,恨女朋友不成器。

蘭溪溪快速道:“不是,我冇有和彆的男人打賭在一起,是我把你推出去了……”

她弱弱拿出手機。

手機螢幕上,是那條微博,此時已經登上熱搜。

#秦千洛100分爆#

秦千洛用母親賬號回答測試題,答案100分,因為被抵製,才隱藏自己的名次。

若不是母親找到蘭溪溪,她並不會將事情說出來。

所以,按照規則,秦千洛應該直接與九爺交往三個月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