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954章

-這也讓秦千洛的想法越發篤定。

她不想和他交往,蹚那趟渾水,最後連朋友都冇得做。

現在能在他身邊,就這樣看著他,陪著他,挺好的。

“薄總,我認為我對外宣稱並冇和你交往的想法,做測試隻是一貫的好勝心,並且用她人賬號也屬違規,從而退出,將名次還給蘭溪溪,是個不錯的辦法。”

聞聲,薄戰夜收回神,放下手機:

“嗯,小溪錯那道題,其實隻是不瞭解工作的我,你對外發文吧。”

“好。”秦千洛毫不猶豫。

哪怕,她深愛薄戰夜。

哪怕,在第一次見麵,他將她從工地的鋼管下拉出來時,她就發誓這條命都是他的。

哪怕,她陪伴了他六年,一步步朝他靠近,走到今天能站在他身邊令他刮目相看的位置。

哪怕,她此刻離他那麼近,隻要不放棄,就能和他交往。

哪怕,她這輩子都不會再愛上彆的男人。

哪怕,她真的很想說一句,薄戰夜,我不想做你的合作夥伴,我也想做你的妻子,給我一個機會,然後飛蛾撲火……

可,她終究還是不敢邁進。

因為這六年,她走的太艱難。

為了優秀,她每天隻睡5個小時,其他時間全部在專修知識。

為了站到他身邊,她差點被100個合作商欺辱。

為了得到他認可,她甚至一個人在南非荒蕪之地呆了一年。

她能看著他,能聽他說一句‘你這次項目不錯’,叫她一聲‘秦總’,真的很幸福,很滿足了……

畢竟曾經,見他一眼都是奢侈。

秦千洛深吸一口氣,低頭,不讓薄戰夜發現自己的情緒。

拿出手機,編輯內容,準備發送。

卻在這時——

突然的來電打破這一計劃。

“九爺,不好了,老夫人在後山摔了一跤,情況恨不樂觀,現在正送往醫院。

家庭醫生說可能……可能撐不下去,九爺您快過來。”

薄戰夜眸色瞬間一沉,站起身,就大步流星走出去。

“薄總?怎麼了?”秦千洛從未見過他如此焦急的狀態,快速跟上去。

“是老夫人的事情嗎?我陪你過去看看。”

兩人以最快的速度直奔醫院。

到達醫院時,手術室的門恰好打開,醫生一臉嚴肅走出來:

“九爺,抱歉,我們儘力了。

老夫人現在無力迴天,僅吊著一口氣,最後再陪她說話吧。”

薄戰夜冷俊的臉深沉下降,如同籠罩著漫天烏雲。

他邁步進入手術室,走到床邊:“奶奶。”

雲安嫻這會兒眼睛已經完全空洞無關,她無力握著他的手,唇瓣艱難抿動:

“蘭、蘭……溪溪,絕對不要和她在一起。

娶,娶秦千洛……”

話落,眸底徹底失去光輝,與世長辭。

“奶奶!”薄戰夜瞳孔驟縮,饒是再尊貴冷漠的他,此刻也猩紅了眼。

第一次,第一次見親人就這麼死在眼前。

悲痛,無力,痛苦……

其他人也湧進病房,亂作一團。

蘭嬌站在手術床邊,低著頭一臉悲哀,實則看不到的角落,眼睛一片陰險得意。

半個小時前——雲安嫻叫她做筍湯,因為不識春筍,引發雲安嫻質疑,質問她怎麼不記得當年?

她忽悠過去,本以為這老東西相信,卻冇想到老東西居然要讓人調查!

她已經落得這個地步,若再讓老東西調查出當年救她的人不是她,而是蘭溪溪,一切就全都毀了!

老東西也肯定會同意蘭溪溪嫁給薄戰夜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