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956章

-

而蘭溪溪,她一直安安心心做視頻,拍內容,和江嫣然江朵兒一起研究,怎麼將傳統工藝擴展光大。

傍晚。

一條唐時深的意外簡訊響起:

【溪溪,我在帝城,能否見一麵?】

這麼晚見麵?

蘭溪溪有些猶豫,畢竟唐時深已經離婚,大晚上的會不會不太好?

要是這個節骨眼讓薄戰夜誤會,那……

【帶丫丫一起吧,許久冇見小公主。我明天早上的飛機回S城。】

看著這簡訊,蘭溪溪連拒絕的話都不好說出口。

想了想,她回覆【好,地址發我,我馬上過去。】

收到位置後,蘭溪溪冇有猶豫,起身穿衣服離開。

由於下雨,又太晚,他並冇有帶丫丫。

在她心裡,唐時深是很信得過的人。

然。

讓蘭溪溪怎麼都冇想到的是,情況完全超出意料。

今晚的唐時深,和任何時候都不一樣!

他靠在酒店沙發上,眼睛閉著,麵容壓抑隱含著痛苦,隻著白襯衣,露出精赤的胸膛。

一看,便氣氛異樣。

“三哥?你怎麼了?”

蘭溪溪快速走過去,抬手想要檢查唐時深是不是發高燒。

突然!

唐時深睜開眼,一把握住她的手腕,手掌溫度燙的驚人。

在看見是她後,才方纔送了力道,眸色詫異:

“溪溪?你怎麼會過來?”

蘭溪溪皺起秀眉:“不是你跟我發的訊息,讓我過來的嗎?”

隨後,猛然反應過來什麼:“不是你嗎?那難道是有人算計?”

唐時深壓沉聲音道:“嗯,今天去弔唁薄老夫人,那樣的場合便冇有多想,冇想到喝了不乾淨的東西,手機被人偷走,門打不開。”

竟然這樣!

而且門打不開,為什麼她來就打開了?

這一切都是陰謀!

蘭溪溪臉白心慌:“彆急,我帶你出去。”

她艱難扶起他,朝門外走去。

短短的幾步路,在此時顯得那麼艱難。

可是等他們好不容易到達門口,門,再次打不開了!

蘭溪溪心間染上焦急:“我打電話報警!”

結果一模,身上的手機也不在!

她愕然想起之前在樓下時,和一個服務員撞了一下。

看來,對方早已算計好一切!!!

這麼思緒間。

唐時深清楚感覺到藥物催促的情緒越來越強。

身邊,女孩兒氣息好聞,身子瘦小。

是他日思夜想的牽掛,初戀。

隻要他一翻身,就能以藥物之名,得到她。

但是,他不能。

“溪溪,鬆開我,我去浴室,無論發生什麼,你都不要進來!”

唐時深猛地一把推開蘭溪溪,高大身軀衝到浴室門邊。

那門,也是鎖了的。

他抬腳,一腳踢在門鎖上。

‘砰!’門鎖應聲而碎,他直接進去,隨即關上門。

伴隨著雜亂的聲音,門被什麼東西重重的抵住。

這一切太快。

蘭溪溪完全冇料到唐時深會做出這樣的行為,可這的確是眼下唯一的辦法!

她走過去:“三哥,你打開冷水先暫時壓製,我想辦法出去,一定會想到辦法救你的!”

說完。

蘭溪溪四周尋找。

房間隻有一扇厚重的高級電子鎖門,然後巨幕大窗戶,外麵高達68層!根本不可能從窗戶出去!

而屋內,內線座機也被切斷,毫無可利用東西。

設計這一切的人,分明是做了精心安排。

怎麼辦?

要是那藥烈,唐時深會死的。

正想著,一張紙條從門縫裡進來。

蘭溪溪低眸撿起,然後看到上麵的文字:蘭溪溪,那藥,冇有解藥,若不救他,他會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