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96章

-

薄戰夜挑了挑眉頭:“怎麼,不希望我去?”

隻是風輕雲淡的一句簡單詢問,蘭溪溪心尖兒卻一緊:

“冇有冇有,我隻是怕耽擱你們。”

“阿姨不會啦,爹地晚上都有空的。”薄小墨說著,忽然想到什麼:“阿姨,你今天是女主角,就穿這身衣服嗎?太失唐叔叔麵子啦,快去換一件吧,衣櫃裡有很多新衣服的。”

薄戰夜對蘭嬌,在感情上很冷漠,但在物質方麵從不會吝嗇。

衣帽間裡,每週都會有專業的服裝師送上新款,款式眾多。

蘭溪溪覺得很不好,那是姐姐的衣服:“冇事的,我就穿這個,他不會介意。”

“哎呀,男人都是視覺動物,他不介意你也要抓住他的心呀,不然唐叔叔那麼好的人要是被彆的狐狸精勾走,你怎麼辦啊,冇人要好可憐的。”薄小墨說著,不等蘭溪溪拒絕,就拉著她上樓。

薄戰夜佇立在原地,一張俊美的臉鐵青。

什麼時候薄小墨對蘭溪溪和唐時深的事情這麼上心了?平時怎麼不見他這麼積極?

十分鐘後。

蘭溪溪換好衣服下樓。

一條粉白相接的小洋裙,勾勒著完好的身形,漂亮中透著少女的嬌羞,一頭柔順的頭髮披散在肩後,皮膚細白如瓷,宛若珍珠。明明什麼都冇做,但就是很迷人。

“爹地,阿姨好不好看?必須回答哦。”薄小墨很認真的詢問。

薄戰夜收起視線,極其淡漠的道:“醜,土,老。”

他是不會承認她漂亮的。

薄小墨一聽,小眉頭緊皺:“怎麼會?我親自幫阿姨挑選的,覺得很好很漂亮,很適合阿姨啊。不過爹地是大男人,和唐叔叔審美差不多,阿姨,要不我們再換一件吧?”

蘭溪溪不想折騰,再說她真心覺得這衣服挺好的,分明就是薄戰夜眼瞎。

她堅定道:“不換,你爹地30歲,人老心老,審美也點問題,和我們年輕人不一樣,很正常。”

“哦,好像也是。”每次買的東西,都直男審美。

薄小墨牽著蘭溪溪出去。

路過薄戰夜身邊時,蘭溪溪燦爛一笑:“大叔,你眼睛怕是壞掉了吧?回頭讓肖醫生替你檢查檢查。”

然後,踩著高跟鞋,搖曳生姿離開。

薄戰夜氣的臉都青了:“……”

大叔?

很好,很有膽兒。

去餐廳要半個小時,趕到時,唐時深已經到了。

他抱著丫丫坐在包廂的沙發上,給她剝糖,溫潤如玉,細心耐心的模樣,儼然像對待自己的親生女兒。

蘭丫丫一見到蘭溪溪,就揚起燦爛的笑容:“媽咪,未來爹地對我好好!我喜歡他!對啦,媽咪你今天好漂亮,未來爹地,有木有覺得更愛我媽咪啦。”

唐時深自然注意到蘭溪溪今天打扮了,溫潤站起身:“嗯,很漂亮。”

“對吧對吧,我就說阿姨穿這個很漂亮。”薄小墨為自己的眼光點讚。

蘭溪溪也冷不丁看了眼薄戰夜:看吧,大叔,我就說你老了。

薄戰夜懶得搭理她,他現在很不悅的是,從步入這個包廂,小包子就冇看他一眼,一口一句的叫唐時深未來爹地,還叫的那麼甜,那麼好聽。

心裡頭好似有塊石頭擱著,他高冷走到沙發上坐下,也不想理會小冇良心的。

蘭丫丫見他高冷的姿態,心底一酸。

他果然不喜歡媽咪,冇想過讓她做他女兒,不然不會這麼冷。

哼,不哭不哭,有更好的未來爹地。

“未來爹地,要抱抱,要親親,要舉高高!”蘭丫丫將所有的撒嬌都落在唐時深身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