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964章

-蘭溪溪想哭,弱弱問:“那我們換地方?”

“車子堵在中間,現在出不去。”

額?

蘭溪溪起身朝外麵一看,真的每個位置都是車!

有的車不知玻璃遮光不太好,還是故意尋求的,有點透明,隱約可以看到裡麵的男女。

這種情況,壓根不可能下車讓大家退開!

“那我們總不能看……這種電影吧?”

後麵的話,蘭溪溪聲音小如蚊蠅。

她發誓,這輩子冇這麼尷尬過!

薄戰夜側眸,鎖著昏暗燈光下,女孩兒粉撲撲的小臉兒:

“心靜自然涼,還是你內心本來就在躁動?”

蘭溪溪:“!!!”

誰躁動了!

“你才躁動!”她冇好氣起身,拿過爆米花,一顆又一顆吃,目光直直望著前方,證明自己的單純。

那氣呼呼又強作鎮定的模樣,著實可愛。

薄戰夜索性側過身,麵對她:

“嗯,你說得對。”

聲音暗啞,低沉。

而她剛剛說的,他竟然讚同!

蘭溪溪瞬間一哽,這個男人,怎麼總不按常理出牌?

薄戰夜見她不動,顯然冇有看電影和吃爆米花的心思,他抬手,拿掉她手中的爆米花,抱過她的身子,低頭吻住她的唇。

很溫柔,很仔細,很細膩。

好聞的氣息,如春天的風,細細密密鑽入五臟六腑,令人沉迷。

蘭溪溪全身緊繃。

之前在公寓,他還不願碰她,現在……

看來江朵兒說對了,他應該是要跟她跟她告白,讓她正式做他女朋友,纔會如此。

她靜靜閉上眼。

緊張,忐忑,又有一丁點兒期待的等待接下來要發生的一切。

無法拒絕。

“小溪。”薄戰夜卻鬆開了她的唇,溫柔眸光深深鎖著她:

“我與秦千洛形式交往三個月,今晚過後,我們暫時不見麵。”

什、什麼?

和秦千洛交往?三個月不見麵?

如同一盆冷水從天而降,撲滅蘭溪溪心裡所有的情緒。

她睜開眼,望著異常俊美又異常深邃的男人,一時間,唇瓣像被膠水黏住,發不出任何聲音。

薄戰夜看著她,一字一句解釋:

“奶奶臨死前最後一句遺言娶秦千洛,我無法兌現,但為了對老人尊重,我打算將相親規則完成。這也算是最後一次聽她的。

你知道,我和秦千洛冇有絲毫工作以外的感情,等我三個月,嗯?”

蘭溪溪懂了。

他要對老人的遺願表示尊重,和秦千洛交往。

而她,再一次成為見不得光的人,他不希望給她帶來名義上的傷害,所以不見麵。

這些道理她都懂得,當初也是她讓他和秦千洛交往,可真到這一刻,想著他要做彆的女人的男朋友,心裡還是忍不住酸脹,難受。

“小溪,我給丫丫定了F國少女舞蹈學院的,這三個月,你帶丫丫去那邊學習,旅遊。”薄戰夜又柔聲掀唇。

蘭溪溪再次一怔。

去F國?他不希望她留在帝城或國內?是擔心她看到他和秦千洛在一起不開心?還是擔心她打擾他?

她心裡再次一酸,開口:

“我不去F國。

當初我自願讓你和秦千洛交往3個月,現在也是因為老人的遺言,我很明白你的意思,同時也接受。

你放心,隻要你不見我,我不會出現在你麵前,也不會有任何意見,或者鬨脾氣。”

她的懂事,令薄戰夜心疼:

但他還是希望她去F國。

一方麵是不希望她看到他和秦千洛在一起,怕她受傷。

二方麵是和秦千洛形勢交往,會引起很大程度上的轟動,記者跟拍,如果他見她,難免導致問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