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966章

-

說完,意識到蘭溪溪在身邊,雖說不喜歡她的聖母瑪利亞做法,但事情已經這樣,不能再添堵,她安慰道:

“冇事的,九爺和秦千洛認識在三年,六年都有,還差這3個月?就算是再來3年,也不會愛上秦千洛的。

而且三個月很快就會過去的,一眨眼,到時候你就可以毫無顧忌的站在九爺身邊啦。”

蘭溪溪輕輕點頭,視線從手機上收回:

“放心,我冇生氣,我也相信九爺,退一萬步說,九爺要是真移情彆戀,喜歡上秦千洛,那也算是認清現實,及時止損。”

江朵兒握住她的肩:“嗯,對!這麼想很棒~~

而且溪溪,我覺得現在最重要的是……”

她頓了下,拿過蘭溪溪之前做的策劃書,說:

“認認真真把你的方案完成,三個月後,也許你也能成為火熱的新星,星光閃閃,能完美的站在九爺身邊。”

蘭溪溪也是這麼想的,她這段時間本來就要學習很多東西,正好趁著這個機會努力。

“朵兒,那麻煩你幫忙照顧丫丫,我儘快去學習要拍的手藝,然後早點回來拍攝。”

“嗯,好。”

蘭溪溪當天上午,便收拾簡單的衣服和洗漱用品,到達四伯的私人工坊。

四伯,名薄懷燁。

他年輕時本無心捲入名利之爭,就連學業也是帝大少有人報名的國科,一心研究手藝,在國內獲得不少技術獎,是有名的老工藝人。

後被設計入獄,才無奈放下技術,現在一出獄,又紮堆進自己的工坊。

原本,蘭溪溪是拜托江嫣然找帝城的老工藝人,自己跟著學習,結果得知四伯就是,算是很有緣分,就主動聯絡了四伯。

此刻,薄懷燁見蘭溪溪來了,揚起慈祥的笑:

“我以為你心情不好,不會來的。如約而至,是一種好美德。”

蘭溪溪微微皺眉,四伯說的是薄戰夜和秦千洛的新聞吧?

她道:“薄老,那是奶奶的遺願,九爺有孝心挺好的,我冇有心情不好。

而且人嘛,任何時候都不能放棄自己的工作和信仰,一定要實現自身的價值。”

薄懷燁聽她說出這些話語,又是一番讚揚:

“不錯不錯,我冇看錯人,把這手藝教給你,也對得起我的畢生所學。

但你可考慮好了,不要半途而廢,否則我可不會原諒你。”

蘭溪溪當時說服薄懷燁教她,花了很大一番口舌,何況自己也對這方麵很感興趣,哪兒會放棄?

“薄老放心,雷打不動!我一定好好努力!”

“嗯。”薄懷燁欣慰點頭,隨即道:“換個稱呼吧,不用那麼客氣。”

蘭溪溪微微皺起秀眉,叫什麼呢?

總不能跟著薄戰夜一起稱呼四伯吧?那太尷尬了……

想了想,她道:“老師,我跟你學手藝,以後稱呼您老師吧。”

薄懷燁歎一口氣:“比起老師,我還是更想聽四伯。”

咳咳。

這話語裡的笑意,讓蘭溪溪再次想到當初見麵順口叫四伯的窘迫,小臉兒一紅:

“以後再改口。

老師,我先去把東西放著,然後過來幫你。”

“嗯,好。”薄懷燁看著小丫頭匆匆忙忙跑走的畫麵,嘴角笑了笑。

這麼薄的臉皮,挺配阿九的厚臉皮。

蘭溪溪放下東西後,便帶起手套,幫著四伯打下手,認真學習。

她要學的內容是‘筆墨紙硯’製作,十分深遠,考究,每一道環節都不能出錯,且每一種材料都要去山上尋找,很是珍貴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