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968章

-當時,官方報導時,但凡牽扯到受害者的畫麵,都有打碼,薄懷燁並不知道。

現在聽及這個訊息,他瞳孔一縮!

當時出獄,王小斐居然就在帝城,若他早一點知道,就可以去看望她!甚至或許還能救回她的命!

可惜……現在才知道,連最後一麵都未能見上。

到底,還是他們之間的宿命。

薄懷燁深深歎氣:“命運不過如此,我們隻能隨緣。

既然你是小斐的養孫女,那肯定也會做她做的皮蛋,今晚做給我吃吧,我會好好教你。”

蘭溪溪毫無二話點頭:“冇問題。”

心裡卻暗暗發誓,一定要查出車禍的真相,然後,等給奶奶舉行葬禮那天,帶薄懷燁過去。

奶奶在天上看到,肯定會更開心的。

晚上。

蘭溪溪做了幾個可口小菜,都是奶奶教的。

薄懷燁吃的眼眶發紅,又胃口很好,一滴湯都不放過。

看的出來,對那段過去幾十年的感情,留戀至今。

蘭溪溪忽然就很慶幸自己還年輕,能陪伴喜歡的人。

她和薄戰夜,一定要朝好的方向發展。

‘叮咚!’

正想著,微信聲響起,是江朵兒發來的訊息。

五條訊息,全是關於薄戰夜和秦千洛的新聞截圖。

第一條:薄戰夜深夜送秦千洛回家,受秦母之約進屋長談一小時有餘,秦母也在微博公開表示很喜歡薄戰夜。

第二條:秦氏獨家項目推進,薄戰夜以男朋友身份出場,表示祝賀。

第三條:薄戰夜秦千洛一起加班,你努力忙,我努力陪你忙,畫麵美好。

第四條:……

……

足足五條新聞,都是兩人在一起的畫麵。

照片裡的薄戰夜,永遠都是純黑色西裝,矜貴華冷,而秦千洛,或黑白色製服套裝,或黑色長裙,氣場和薄戰夜配的剛剛好。

怎麼看,都很般配。

蘭溪溪看著螢幕,心裡泛起一點點酸意。

不是吃醋,隻是酸澀能陪他做那些的人,不是她。

她久久不回覆,讓江朵兒有些坐不住:

【溪溪,這才幾天啊,兩人的新聞就滿天飛,你確定以後不會出問題嗎?

你彆想的那麼輕鬆哇,該在意的要在意,不然萬一九爺被拐跑了,你真的得哭。】

在意麼?

肯定是會有在意的。

可蘭溪溪覺得這很正常:

【九爺和秦千洛本來都是受關注的人,現在大家也都關注他們的感情,記者們各種跟拍,捕風捉影,添油加醋難免,誰知道有幾分真呢。】

【朵兒愛小哥哥:好好好,你說的都是對的!皇帝不急太監急!】

【蘭溪溪:安啦,我吃飯,回頭聊。】

放下手機,蘭溪溪繼續陪著薄懷燁吃飯。

幾個小菜都是她親手用心製作,色香味俱全,但不知怎麼,此刻吃起來有些索然無味。

蘭溪溪啊蘭溪溪,那真的是很正常的事情,不要瞎想!不要影響情緒!

淡定,淡定!

薄懷燁看著小丫頭的表情,眼眸深邃一沉。

隨後,笑著道:

“小丫頭,我吃飽了,一會兒有客人來,你幫我接待一下。”

“啊?好的。”蘭溪溪以為是瞭解手藝的人,點頭答應。

她吃過飯,剛把碗洗好,外麵傳來車聲,快速擦好手走出去。

結果,就意外看到——

晦暗夜色裡,停下的車是那輛熟悉無比的邁巴赫。

車門打開,下車的男人穿著黑色修身西裝,鈕釦,領帶規整季著,周身流露出矜貴禁慾的疏離感。

一出現,便令厚重的夜晚有了驚豔色彩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