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969章

-蘭溪溪目光一驚,錯愕又驚豔:

“九、九爺?你怎麼會來這邊?”

薄戰夜看到蘭溪溪,眸光裡亦是閃過異色。

片刻,他瞭然過來,難怪剛剛四伯發訊息,說急事讓他過來,原來是小姑娘在這兒。

他冇說破,走過去:

“過來看看四伯。你怎麼在這邊?”

幾天不見,蘭溪溪聞到他好聞而又熟悉的麝香,心裡微動,拘謹:

“我來跟老師學手藝,已經幾天了,想著你忙,就冇告訴你。”

原來如此。

難怪她這幾天忙得找不著邊,不管是訊息還是簡訊,都回覆的很少。

薄戰夜看著她,發現小姑娘似乎瘦了,那雙眼睛卻愈發靈動充滿生機。

此刻拘謹無措的模樣,如小貓兒的手,撩撥心湖。

薄戰夜伸出長臂,將她一把拉入懷裡,低頭,想要吻她……

幾天不見,他對她的味道,想唸的緊。

一見麵,便難以壓製。

“不要。”蘭溪溪卻紅著臉快速推開,抬著手,撐在他們的身體之間。

薄戰夜劍眉挑起,眸色幽邃。

以前,他吻她,她雖冇有主動迴應,但也能感覺到她是喜歡的。

“怎麼?幾天不見生疏了?還是害羞?”

蘭溪溪搖頭:“不是,你現在不是秦千洛的男朋友嘛?應該注意。你之前的意思也是不要見麵,不要做這些親密舉動啊。”

的確,與秦千洛交往,和之前麵對蘭嬌不同。

對蘭嬌,他不僅冇有感情,還明確表示警告過,他不可能碰她,隻能給她物質。所以,哪怕他有喜歡的女孩兒,也不會愧對。

但和秦千洛,是對老人的尊重,想認真完成老人的遺願,同時,是他主動要求秦千洛配合,若傳出緋聞,對秦千洛不利,也是傷害蘭溪溪。

因此,薄戰夜之前纔想送蘭溪溪去F國。

她留下後,他也想過暫時拉遠距離。

但此刻小姑娘就在眼前,他無非是想品嚐下她的氣息,以解多以來的想念,壓抑。

可結果,小姑娘比他更清楚局勢,主動遠離,讓他十分不悅。

薄戰夜抬起她的下巴,在她唇上似重非重一咬:

“這些是我應該操心的事情,我要親你的時候,彆拒絕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他說遠離就遠離,他說親就親,這也太霸道了不!

不過麵對他,她還真有點無招架之力,並且幾天冇見,好不容易見一次,她不想鬨矛盾。

“你餓嗎?我去給你做點夜宵?”

薄戰夜這幾天的確冇什麼胃口,輕嗯一聲,鬆開她。

隨後,邁步進去。

操作間堆了一大堆木材,手工,石頭……等各種各樣的材料。

淩亂中,透著藝術性的氣息。

薄戰夜正在欣賞。

薄懷燁意外從裡屋出來。

其實,他之前一直在偷偷關注兩人,這會兒特意找了機會出來。

“阿九,有些事我得跟你說說,你好好聽著。”

嚴肅,沉重,又神神秘秘。

薄戰夜挑眉,認識四伯這麼久,他很少用這種口吻跟他說話,不由得好奇:

“四伯,你說。”

薄懷燁一一道:

“你和秦千洛的新聞,我有在看,知道你是為了完成你奶奶的遺囑。

但人已死,活者為大,你還是應該想想你自己的幸福,不要為了一個遺囑,失去溪溪那麼好的丫頭。”

這些天,他親眼見證蘭溪溪,能吃苦,不嫌臟,肯乾事,心態好,正能量。

在21世紀這個浮誇的社會來說,還能保持這種心態的女孩兒很少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