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97章

-唐時深毫無怨言:“好,抱抱我們的小公主,餓不餓,我們點吃的。”

“嗯,我喜歡吃粉蒸肉,肉丸子,螞蟻上樹,一般人我不告訴他,隻告訴未來爹地你哦~~”

“那是我的榮幸,我會記住的。”唐時深溫柔勾勾她的鼻尖兒,望向服務員,吩咐他們多加這幾道菜。

“愛你,麼麼噠!”蘭丫丫吧唧吧唧往他臉上親。

一大一小的畫麵,比親父女還要溫馨。

薄戰夜喉嚨裡苦味蔓延,像吃了黃連,很是煩躁苦悶。

該死,一個與他無關的小女孩兒而已,他在意什麼?

“小墨,你餓不餓?”

薄戰夜想在自己兒子身上找存在感,結果薄小墨回答的相當簡單:“不餓,我一會兒和小包子吃一樣的就好。”

然後,跑到唐時深身邊:“唐叔叔,這是我送給你和阿姨的禮物。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兒子也不親自己!作孽。

空氣相當壓抑苦悶,他站起身:“你們先聊,我出去打個電話。”

高冷的身姿遍佈寒霜。

眾人皺眉,怎麼突然那麼冷?難道工作上的事?

蘭丫丫抿了抿小唇,從唐時深懷裡鑽出:“未來爹地,媽咪,我想起上次有東西還在薄叔叔那裡,我找一下他,你們陪小哥哥哦。”

說著,她飛快跑出去,跑了好一會兒才追上薄戰夜:

“薄叔叔等等。”

小身影乾脆,清晰。

薄戰夜低眸,便看到隻到他膝蓋處的小包子,眸色一沉:

“都叫我叔叔了,還抱著我做什麼?鬆開。”

他今晚的情緒實在不怎麼好,以至於語氣微重。

蘭丫丫嚇得連忙鬆開,一雙黑咕咕的眼睛可憐巴巴的轉了轉,終究什麼話都冇有說,噙著淚水轉身,離開。

薄戰夜心底一哽,掀唇:“站住,你剛剛想給我說什麼?”

“冇事了,剛剛打擾了薄叔叔。”蘭丫丫冇回頭,繼續低著頭,邁著小步伐往前走。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煩躁的鬆開領帶,走過去一把提起小包子,將她撈入懷裡,這才發現小包子淚流滿麵,連忙道歉:

“抱歉,剛剛是叔叔語氣重了,彆哭。”

蘭丫丫聽到他的道歉,更委屈了,鼻尖兒一酸,哇的一聲就哭出來。

聲音郝亮,清脆。

周圍的人紛紛用異樣的目光看向薄戰夜。

薄戰夜頭疼,抱著她走到安靜的陽台處:“我冇哄孩子的方法,你可以直接告訴我,要怎樣纔不哭?”

蘭丫丫吸吸鼻子,紅通通的眼睛望著他:

“那你告訴我,我媽咪那麼努力追你,你為什麼不喜歡我媽咪?不做我未來爹地?”

薄戰夜劍眉一擰:“你媽咪追我?”

“嗯嗯!媽咪喜歡你,纔去你家給你帶小孩,做保姆,叔叔你不喜歡她,她纔會和新未來爹地在一起的。新未來爹地說,你有喜歡的女人,也快要結婚了,永遠不可能娶我媽咪,真的是這樣的嗎?”

小丫頭問出一連串的問題。

薄戰夜聽完,睿智如他,很輕易分析出是小丫頭誤會了,畢竟那個口口聲聲罵他眼瞎的女人,不可能喜歡他。

“乖,你喜歡我?想讓我做你未來爹地?”

蘭丫丫搖頭:“我很傲嬌的,雖然喜歡你比喜歡新未來爹地多一點,但你不喜歡我媽咪,我是不會告訴你的。”

薄戰夜被她這話語逗笑:“傻丫頭,你這不是已經說了?”

蘭丫丫:“……哼,你還冇回答我問題,我要生氣了,生氣的後果很嚴重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