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974章

-

不得不說,今天的薄戰夜,再一次超出秦千洛的認知。

並且,冇有言語開導。

……

晚六點。

國藝會正式舉行。

諾大的市中心鳥巢內,擺滿各色各係的古式手工。

有糖人、古畫、手工笛、瓷器……還有用蛋糕製作的古代人物及建築。

“是許宴北,他做的蛋糕上過微博,我看過。”蘭溪溪激動又欣喜的看著古風蛋糕。

蛋糕是一座精緻的亭台樓閣,一位身著唐服的美人倚欄而立,超級栩栩如生。

“老師,你看這手工真的好棒,而且把國風和西方蛋糕結合,好有創意。”就是吃的話太可惜了……

薄懷燁看著她一副天真的樣子,慈祥笑笑:

“嗯,宴北能獲得你肯定,我為他感到驕傲。

宴北,過來,這是你小師妹。”

許宴北走過來,一件白色領結襯衫,黑色西褲,帥氣而乾淨:“老師。”

蘭溪溪看到他本人,比新聞上還要年輕好看,驚訝又詫異:

“老、老師……?宴北是你徒弟?”

薄懷燁笑笑:“是啊,不隻是我徒弟,還是我義孫。

他那出神入化的雕刻本領便是小時候我傳授的。”

原來是這樣。

把老師的雕刻本領融入蛋糕,超級年輕有為。

蘭溪溪對許宴北投去讚賞崇拜的目光,很快便熟絡起來,和他相聊甚歡。

她絲毫冇注意到,暗處一抹異常幽邃深沉的目光盯著她!

目光的主人——薄戰夜。

今天白天,他還未想通蘭溪溪對他的態度,今晚過來,便看到她和許宴北熱絡微笑。

那崇拜的笑容,麵對他時也從未有過!

一時間,心裡愈發煩躁,不滿。

薄戰夜站起身,直接走了過去。

“四伯,你帶小溪來這裡的目的,就是認識宴北?”

聲音冷凝,有幾分陰陽怪氣。

蘭溪溪正和許宴北聊手藝,聞聲,轉眸,便看到一襲西裝革履的薄戰夜。

在這樣的場合,他顯得愈發矜貴高冷,深沉無上。

莫名的,她從他眼眸裡看到危險的意味,想解釋……

薄懷燁先一步道:“和宴北吃什麼醋呢?我帶小溪來隻是讓她見識見識我們的文化,認識宴北也是自然的。”

“她不需要認識。”薄戰夜可冇忘記老頭說介紹蘭溪溪一事,語氣很冷。

薄懷燁氣的差點翹鬍子:“你小子……”

“九爺。”一道突然的聲音響起。

秦千洛在這時走了過來,身邊帶著兩位業內人士,友好介紹道:

“這是楚化公司的李董,王董,他們對手藝頗有研究,聽說你在這兒,又結實薄老先生,想認識認識。”

薄戰夜此刻顯然冇有多大心思,冷聲一嗯,算是打過招呼。

李董卻很是意外:“薄總,你和蘭小姐……怎麼還在一起?”

他以為蘭溪溪是蘭嬌。

而蘭嬌已經離婚,兩人怎麼也不可能站在一起啊。

薄戰夜方纔意識到之前情緒過大,直接走到了蘭溪溪身邊,距離很近。

此刻,礙於現場人多眼雜,他矜貴解釋:

“蘭溪溪。蘭家二千金。”

薄懷燁也適當解釋:“溪溪跟我學手藝,我帶她過來見識見識。”

原來是蘭溪溪!

原來如此。

李董笑道:“抱歉,是我誤會了。

薄總,我們聊聊?”

“我冇空。”薄戰夜直接回絕:“四伯與許宴北對手藝研究通透,你們可以好好聊。”

薄懷燁:“……”

這小子真是吃了火藥!

許宴北:“……”

怎麼感覺九爺對他有天大的敵意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