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975章

-無辜ing……

由於薄戰夜的一句話,老師和師兄都被拉走,蘭溪溪這會兒變成一個人,隻能靜靜的站在蛋糕前欣賞蛋糕。

不得不說,蛋糕越看越美,說是手辦也不為過。

“很好看?要不要他按照你的樣子,像泰塔尼克號男主一樣,給你做個寫真?”冷冷的質問聲響起。

上揚,危險。

更多的是諷刺!

蘭溪溪回頭,看著站在身邊矜貴黑冷的男人,真的超級無語。

白天見麵,他就諷刺她和唐時深,這會兒又說許宴北。

她一時有些生氣:“九爺,戀人之間最需要的信任,你和秦千洛在一起交往,我自問很懂事,體貼,你這麼陰陽怪氣,確定不是偏執?”

其實,她更想說有病。

薄戰夜額頭青筋突突直跳:“關問兩句,成了偏執?

在你眼裡,不聞不問,甚至撮合你和彆的男人在一起,纔是信任?愛?”

他也不知怎麼了,一想到她的所做作為,就控製不住語氣。

蘭溪溪察覺到他的怒火,尤其是那雙危險的眸子,如蟄伏在暗夜裡的狼,要將她吞乾抹淨。

連血都不剩那種。

她莫名害怕:“不是,你到底怎麼了?”她真的冇得罪他啊……

薄戰夜冷冷盯著她:“自己想!在我離開宴會之前若想不透,今晚收拾你。”

然後,轉身矜貴離開。

‘收拾’兩個字,格外深重,不是玩笑。

蘭溪溪:“???”

怔在原地,除了懵逼還是懵逼。

他到底怎麼了?

對了!

是因為許宴北在生氣吧?

好像男人很不喜歡自己的女人欣賞另外一個男人?

蘭溪溪想到這,快速給薄戰夜發簡訊:

【九爺,我和師兄今天才認識,我對他隻是欣賞蛋糕,冇有任何彆的因素。

再說,我和老師關係好,相當於半個孫女,師兄又是老師的義孫,我和師兄是師兄妹,也是半個兄妹啊。

你彆生氣啦?】

發出去後,久久冇有回覆。

蘭溪溪在人群裡尋找薄戰夜的身影,也冇看到。

無奈,隻好先辦正事。

今天這場宴會,全是各位匠人的精心製作手工藝品,一年一次,錯過要等明年。

“小師妹,你有什麼需要瞭解的?老師讓我來帶著你。”剛走到大廳,許宴北走了過來。

蘭溪溪快速搖頭,她已經因為許宴北和薄戰夜鬨矛盾,還是暫時遠點比較好。

“冇,宴北師兄你忙吧,我自己看看就行。”

她轉身準備走,許宴北拉住她:

“你一個人確定能行?這種場合不適合出事。

對了,如果你是因為九爺不方便和我接觸的話,建議你先找個地方坐坐,一會兒老師忙完帶你。”

他有眼光,看得出蘭溪溪和薄戰夜關係不一般,不然老師不會說那句話。

蘭溪溪臉色一陣尷尬。

本來許宴北又冇做什麼,她遠離人家就挺不禮貌的,現在還被看穿……

“不是,就你不是要站在這裡給大家講解你的藝術品嗎?我不想打擾你。而且我還有點事做。

你放心,我不會出事的。”

禮貌說完,蘭溪溪轉身離開。

她沿著展覽道路往前,兩邊都是精工製作的藝術品,卻冇有太多心思欣賞。

因為——她終於在人群中看到了薄戰夜。

他與秦千洛並肩而站,正和其他人侃侃而談,舉止優雅,一身黑色西裝襯得他愈發金貴優雅。

站在他身邊的秦千落明豔動人,絲毫不遜色。

他冇回簡訊,卻和秦千落在一起這麼輕鬆愉悅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