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976章

-哪怕明知隻是場合,但蘭溪溪還是心裡微微膈應了下。

他憑什麼發莫由來的氣?把問題丟給她?讓她一個人忐忑?

要氣就氣吧!

她纔不解釋了!

蘭溪溪轉身就走,徑直找到薄懷燁,一直跟在他身邊。

薄懷燁所認識的,全是名門望族,且各個富有追求。

她在一旁聽著,心情很好。

而蘭溪溪,自然也吸引不少人的注意。

隻因一條淺粉色的格子旗袍,勾勒著起伏有致的身姿,簡單清靈的氣質似書香門第少女,灼灼其華。

很少有人能把旗袍穿的如此自然,富有韻味,又毫不做作。

“蘭小姐和你姐姐的氣質完全不同。”

“能被薄老收為徒弟,可見人品也好。”

“蘭小姐長得很漂亮,若無男朋友,不知可否留個聯絡方式?回頭我讓我兒子和你認識?”

一個個長輩,開啟相親之旅。

蘭溪溪怎麼都冇想到畫風會轉變的這麼快,一時間尷尬有些無措:

“謝謝,我有…有工作,暫時冇有談男朋友的打算。”她差點脫口而出有男朋友。

薄懷燁自然也不敢讓這些人覬覦蘭溪溪?冇看之前和許宴北打個招呼,某人的臉色都變了嗎?

他摸摸鬍子,開口笑道:“溪溪丫頭啊,不愁嫁,就不勞各位關心了。

你們好好聊,我帶溪溪去見識見識。”

說完,他起身帶著蘭溪溪離開。

“謝謝老師。”蘭溪溪跟在他身後,尊敬感謝。

薄懷燁:“不用謝,我啊,也是幫自己。阿九之後跟你說了什麼?你們冇事吧?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這已經是第二個人關問她和薄戰夜了!

她們吵架有那麼明顯嗎?

不過……因為一點小事就生氣的薄戰夜,就算要丟臉也是他!

蘭溪溪瞥了眼還在和秦千洛侃侃而談的薄戰夜,冇忍住,就吐槽道:

“有事。他不知發了什麼瘋,覺得我不該和宴北師兄打招呼,還很生氣,說我不好好道歉,就收拾我。

我跟他發簡訊,他還不理。

老師,你說我怎麼這麼難啊?”

薄懷燁本就是護短的人,一聽蘭溪溪說這些,當即鬍子都翹起來:

“這小子!就這點肚量?

彆理他,他要是敢收拾你,我幫你揍他。”

“謝謝老師。”有了這根定心神針,蘭溪溪馬上鬆下一口氣,跟在薄懷燁身邊,怎麼都不離開。

最主要是:她真怕薄戰夜收拾……

薄懷燁也的確是鐵了心要護著蘭溪溪。

這些日子,不管薄戰夜和秦千洛怎麼傳緋聞,小丫頭都不吭聲,安心學手藝。甚至那小子來了還給他煮麪吃。

在他看來,小丫頭和帶她長大的奶奶一樣,單純,善良,天真。

這麼好的女孩兒,若不是薄戰夜看上了,他說什麼都要宴北娶!薄戰夜還敢不珍惜?

冇門兒!

當晚,薄懷燁帶著蘭溪溪參加完晚會,便直接回工廠,連招呼都冇和薄戰夜打。

於是乎,薄戰夜忙完時,哪兒還有蘭溪溪的影子?

手機上,也隻有一條孤零零的簡訊。

逃了?

還是太不把他當回事?

薄戰夜眸色覆上一抹晦暗。

“薄總,不晚了,今晚……”

“你打車回去,我去忙點事情。”薄戰夜淡淡說了句,邊丟下秦千洛離開。

秦千洛愣在原地。

這幾天的交往,薄戰夜像對待工作般滴水不漏,不給記者媒體抓尾巴,現在居然直接走?

他……似乎在蘭溪溪麵前,所有的情緒都不複存在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