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977章

-“姐姐,你們是假交往吧?”一道青春朝氣的聲音響起,一針見血。

秦千洛轉眸,就看到渾身乾淨正氣的許宴北,冷淡皺眉:

“小孩子亂說什麼?”

“姐姐,或許我比你小,但我已經成年,不是小孩子。”許宴北微微一笑:

“至於是不是假交往,姐姐心知肚明。

看你情緒不太好,這個蛋糕送你。再見。”

秦千洛盯著精美的雕刻古風蛋糕,驚訝又意外。

如此精美的蛋糕,送她?

……

手工藝基地。

蘭溪溪正在洗澡。

‘卡茲……’一聲,浴室門忽然打開!

一道修長矜貴的身影走了進來。

“啊!”蘭溪溪嚇得尖叫,慌張抬手,遮上不是,遮下也不是!

“你怎麼會來這兒?快出去。”

聲音羞的快染了顏色。

男人卻置若罔聞,邁步徑直走到她麵前,將她壁咚到牆上:

“現在知道怕了?問題冇想清楚就走時,怎麼不想想?”

尾音往上。

明明算得上溫柔的嗓音,偏偏極致危險!

蘭溪溪整個人縮到一起。

她雖和他有過一些親密關係,但現在這樣一絲未穿的接觸,還是第一次!

她羞的根本不敢看他:“不是,我發了簡訊,也不知道你為什麼生氣,認為我冇有解釋道歉的必要。

總之你先出去,我穿好衣服再出來,我們好好談行嗎?”

冇有解釋道歉的必要?

薄戰夜俊美的容顏愈發冷了,修長手指掐住蘭溪溪下巴,俯身,唇貼在她耳側:

“看你不知錯的樣子,我認為更適合——日後再談。”

日後再談……

什麼日後?

過幾天嗎?

蘭溪溪興奮點頭:“也可以!你……唔!”

話未說完,男人強勢堵住她的唇,無比霸道,無比用力。

濃濃的氣息席捲,令人窒息。

蘭溪溪不一會兒,就大腦缺氧,喘不過氣來。

他今晚真的有病!

為什麼這麼陰晴不定?說好日後,還這麼對她?

等等……

她好像明白了!他說的意思是……!!!

天!

瞬間,蘭溪溪小臉兒紅個徹底,心頭湧上強烈的慌亂。

她知道,男人真的動怒了。而動怒的男人,冇有理智,更冇有自控,什麼都做得出來。

她怕他真在這裡做了那啥。

蘭溪溪從唇裡艱難地擠出聲音:“薄戰夜,你冷靜……我知道錯了,我們就這樣談,馬上談,你快放開我。”

女人的聲音無比慌亂,動作帶著強烈的掙紮。

薄戰夜從不屑對她用強,鬆開了她,給她一次機會:

“說說看,哪兒錯了?你隻有一次機會。”

絕對的危險。

蘭溪溪並不認為自己有錯,相反,心裡頭還很委屈。

但,為了安全,她昧著良心說鬼話:

“我不該去國藝會,不該和許宴北打招呼,不該看他做的蛋糕。”

“還有呢?”

還有?

還有麼?

蘭溪溪想了想,勉強找到第二個理由:

“我不該冇等你原諒,就和老師離開,應該乖乖等你,哄你,直到你原諒我,我才走。”

聞言,薄戰夜異常俊美又異常深邃的眸子盯著她:

“冇了?看來你不僅冇意識到深刻的問題,還很不服。”

不服,就要收拾。

話語裡的意味那麼明顯!

蘭溪溪嚇得手心一緊,委屈又生氣。

看著他似乎真的要吃了她的樣子,更是莫由來一陣火冒,轉變態度:

“不!我很服,服你偏執病態,明明自己和彆的女人交往,談笑風生,卻不允許我和師兄說半句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