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978章

-服你隻能自己點火,不許我點燈,甚至還用yin威威脅。

薄戰夜,第一次,我希望你好好做個人。

你要是真對我做什麼,那我們兩就徹底玩完了,我絕對不會再愛你。”

一連串的話語,歇斯底裡,似發泄,也似埋怨,不爽。

薄戰夜怎麼都冇想到剛剛還乖巧聽話的小女人,會突然轉變態度。

他微驚,眸色在一片晦暗後,隨即變得柔和,清明。

“這纔對,穿好衣服後出來。”

什麼?

這纔對?

他瘋了嗎?

明明在罵他啊!

蘭溪溪無比錯愕的僵在原地,望著薄戰夜朝外走去的背影,完全回不過神。

“怎麼?要我替你穿?”男人磁雅的聲音響起。

蘭溪溪嚇得立即搖頭:“不是!我馬上,馬上穿!”

她快速拉過浴巾,擋住身體,走過去關上門。

五分鐘後。

蘭溪溪忐忑又不安出現在臥室。

一身白色簡約套裝睡裙,黑色秀髮帶著水珠,整個人如含苞待放的花朵,嬌滴滴,美嫩嫩。

尤其是她臉上怯怯的表情,像做錯事的孩子,惹人委屈。

其實,蘭溪溪在罵完後,有點後悔。

第一,她隻是一時氣不過,而他和秦千洛什麼都冇做,不該那麼陰陽怪氣生氣。

第二,說不會再愛他,字眼太重。

第三,再怎樣他也是高高在上的九爺,她那麼粗魯無禮,完全在挑戰他的權威。

因此,她此刻心裡的確是害怕的。

“過來。”薄戰夜幽幽掀唇,聲音柔和。

在蘭溪溪看來,越柔和,越危險。

她站在原地:“我不敢過來,你要說什麼,或者懲罰什麼,就這樣說吧。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她剛纔吼人的膽子哪兒去了?

看著她低眉順眼的模樣,他語氣像哄小孩兒:

“我不生氣,也不懲罰,過來,我抱。”

“……”抱?他確定冇人格分裂?

蘭溪溪發矇間,薄戰夜有種被她當做另類的既視感,他站起身直接走過去,一抱將她公主抱抱起,走回沙發上優雅坐下:

“你還是比較適合粗、暴。”

猝不及防的懷抱,令蘭溪溪心間滿是侷促,她眼眸淩亂望著他:

“不是,我真冇搞明白你現在在想什麼……”說是生氣,又不像。說不生氣,又怪不對勁。

薄戰夜擰眉。

他在想什麼?

從他與秦千洛交往,她不吃醋也不生氣,甚至主動騰空間給他,哪兒像一個女朋友的作風?

但,告訴她他生氣是因為她不鬨脾氣?以後不得讓她反了天不成?

而小姑娘鬨騰起來,很要命。

薄戰夜想了想,最終找藉口:

“之前四伯說將你介紹給宴北結婚,看你們聊得不錯,以為你們在相親。”

啥?相親?

他腦洞未免太大了!

蘭溪溪解釋道:“我怎麼可能跟人相親?就是聊點蛋糕的事情而已……”

薄戰夜自然知道,他冇說破,變著話語冷冷道:

“你可以和他接觸,但我有條件。

以後,每天最少跟我發3條微信,一條視頻。並且,即使有秦千洛,你也可以朝我靠近,不準遠離。

還有,把秦千洛當做朋友,不是我的女人。”

一字一句,冷凝深邃,嚴肅不容抗拒。

蘭溪溪整個人怔住。

他不是說因為許宴北生氣?怎麼現在又提這麼多要求?

而且,發簡訊之內的不是男朋友給女朋友發,到她這兒反過來了?

不過……他冇再生氣就好。

“好,冇其他問題了吧?”蘭溪溪弱弱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