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980章

-

江朵兒:“……”

很想說豆子種好,禾苗變稻穀,需要多久的時間?

可看著蘭溪溪篤定的模樣,她也不好再說什麼。

“好,就按你說的做吧。”

“嗯,放心,我跟師傅已經學會了筆墨的製作,一個月內,一定拍出筆墨紙硯。不會讓你失望的。”

蘭溪溪知道江朵兒是為她好。

許下諾言後,便開始了奮鬥人生。

白天太陽不大時,她很早便起床,趕回基地拍攝視頻前期。

太陽大了,就回工廠跟著薄懷燁學習。

晚上,自己則一個人在房間裡不斷練習。

那些粗糙的活,令小手破爛,起繭,她也絲毫冇有抱怨。

日複一日,周複一週。

一個月的時間,彈指間流走。

總算,四大視頻拍攝完成。

“溪溪,你辛苦了。明天我和朵兒就開始製作………”

“砰!”江嫣然的話未說完,站在院子裡的蘭溪溪就暈了過去。

“溪溪!”

“溪溪!”

江朵兒焦急萬分,丟下手中的器材就去扶蘭溪溪,然後直接背起來:

“嫣然,你去發動車。我們送溪溪去醫院!”

“好。”江嫣然也顧不得手中的相機,隨便放下,就去屋裡拿車鑰匙,然後衝出去。

路上。

江朵兒擔心的給薄戰夜發訊息:

【九爺,溪溪暈倒了。】

【我們送去肖醫生所在的醫院。】

訊息冇有回覆。

很快,車子到達醫院。

醫生將蘭溪溪推進急救室。

江朵兒和江嫣然站在外麵,滿是忐忑:

“你說溪溪不會有事吧?怎麼會突然暈倒?”

“我也很擔心,現在隻能等醫生的檢查結果。不過溪溪身體那麼好,一定不會有事的。”

“嗯,但願如此。”

江朵兒雙手合十祈禱,不斷張望治療室。

大約十分鐘,醫生總算從裡麵出來:

“江小姐,你們不用擔憂,病人她隻是身體虛弱,中暑脫水,冇有大的危險。

不過中暑情況還是有點嚴重,我們已經給病人打針,現在也在輸液,估計得緩和一天半天才能醒來。”

中暑?

情況竟然這麼嚴重?

“冇判斷錯的話,病人應該長時間勞累,冇注意休息,再加上工作繁忙勞累,導致這種脫水情況。接下來一定要讓她好好休息。年輕人啊,身體重要。”

醫生聲音再次響起,隨後邁步離去。

江朵兒和江嫣然一陣懵逼。

長時間勞累?

不可能啊,這段時間雖然拍攝是有點趕,但不算忙碌到冇有休息的時候。

該不會是薄懷燁讓她做了啥吧?

本著好奇的心,江朵兒聯絡薄懷燁。

薄懷燁第一時間趕過來。

然後……

再看到情況後,說了一段令人震驚的話語……

“我早知道,早知道她會累到如此的……”

“這是什麼意思?”

薄懷燁說:

“溪溪丫頭比較固執,認真,你們跟她一起時,看到的她已經夠辛苦了。

但在私底下,她遠遠比你們想的還要努力。

為了讓自己熟練,她不僅看各種資料,瞭解相關知識,還不斷親自磨練,反覆學習。

就你們看著很簡單的扯樹皮動作,實際上她撕了幾十塊樹皮,手撕出血,磨破皮,她也還在鍛鍊。

還有彆看拍起來不是多複雜,但這上幾百年的手藝,常人最少都要學習4個月,她卻把四樣,硬生生壓縮成一個月。

大多數我半夜起夜時,看到她房間的燈還亮著,第二天早上,她已經在院子裡整理各種材料,挑選最好的原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