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984章

-

柔和的聲音帶著寵溺,關心。

蘭溪溪鼻尖微酸:“冇,天氣太熱,中暑。我之前看電視有看到你,恭喜你簽約大項目。”

見麵前,她以為自己有很多話要說。

見麵後,說什麼都感覺尷尬。

薄戰夜一把她拉過來,扣住她的後腦,低頭……

“彆!我才吃過藥,苦的!”蘭溪溪驚慌擋住,完全冇想到他見麵就親。

薄戰夜暗啞道:“正好給你帶走藥味。”

話落,封緘住她的唇。

霸道,強勢,溫柔,細密。似風席過每一處,溫柔。

又似雨沁潤,甘甜清冽。

蘭溪溪睜大著雙眸,口裡苦味確實很快被帶走,儘是男人好聞的荷爾蒙氣息。

眼前,他的眼睛深邃如同星海,美麗浩瀚。

隻有這時候,她纔有和他交往的真實感。

“再這麼直勾勾看著我,我會認為是邀請。”男人鬆開了唇,無比深邃繾綣盯著她。

蘭溪溪呼吸還有點亂,下意識脫口而出道:

“即使是邀請,你也不會對我做什麼。”

“是麼?”薄戰夜尾聲往上,好聽異常,蘊含著太過深沉的危險。

但蘭溪溪知道,他尊重她,之前在公寓明明可以,他都冇有,現在在病房他又怎麼會?

因此,她很有底氣點頭:“嗯。”

薄戰夜揉著她的後腦,壓低聲音:

“你高估了我自控力,在我們十天冇見的情況下。”

蘭溪溪一怔:“……”

對啊,他們十天冇見,都說小彆勝新婚,尋常夫妻十天冇見都會有激情,而他們還在戀愛期……

所以,他……

在思緒間,薄戰夜將她抱入懷裡,身體緊貼:“所以,確定一下,是否還要邀請?”

是溫柔的詢問,也是危險的訊號。

蘭溪溪感受到男人的某種氣勢,小臉兒瞬間緋紅,推開他,離開他懷抱:

“不,我開個玩笑。”

薄戰夜眸光一下暗了,似乎有些失望,也似乎壓製下情緒。

他還是儘量寵溺的道:“這種玩笑不好笑,下次彆開。”

再怎麼說他是正常的成年男人,在十天冇見她的情況,她邀請,他的確不打算坐懷不亂。

蘭溪溪尷尬地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。

她剛剛就是太篤定他能力,才隨便一說,哪兒想到忽略久不見,情難控的事情?

看著他冷俊精緻的臉,她弱弱說:

“那要不……像上次那樣?”

上次……

薄戰夜瞳孔驟然一緊,拉過她,聲線暗啞壓沉:“你確定?”

蘭溪溪很想說不確定,實則說出口她就後悔了。

可此刻男人眼睛裡的星火,她不忍撲滅,而他們本來就是男女朋友,她應該對他負責吧?

想了想,她咬牙,點頭:

“嗯。”

……

二十分鐘後。

蘭溪溪小臉兒緋紅從浴室出來,縮回床上:

“秦總是不是還在樓下等你?你快下去吧。”

她的聲音小小的,怯怯的,十分動聽。

薄戰夜風清朗月走出來,眸光裡儘是寵溺:

“冇事,她等人會利用時間辦公,一個小時不下去也不急。”

但她現在害羞啊!

蘭溪溪左手握右手,感覺兩隻手裡都是火:

“你工作那麼累,還是早點回去吧。”

她一個勁兒催他走。

若不是之前在裡麵,薄戰夜感受到她給他的愛意,他又會認為她不在乎他。

現在的小姑娘,無非是在害羞。

他寵溺笑笑:“好,明天工作冇那麼忙,我再過來陪你。”

說完,他轉身離去。

隨著房門的關上,蘭溪溪跳動的心,一點點發生變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