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985章

-

先是害羞,她剛剛為什麼主動提出那種問題?

然後是回味,好像並不反感……

最後是失落,她說讓他走,他就走,都不說留下陪她……

他把她當什麼?臨時的需要嗎?

先前有多甜蜜,這一刻就有多心酸,落寞。

蘭溪溪的心裡,一下子被各種五味陳雜的情緒代替。

外麵,也忽而下了雨。

淅淅瀝瀝,嘩嘩啦啦。

地下車庫。

“這麼快下來了?我以為你要陪她。”秦千洛收起檔案。

注意到薄戰夜身上與之前截然不同的氣質,想必是和蘭溪溪很恩愛甜蜜,眸色微微一暗。

其實,這些天她雖然不曾踏入他的私生活,也不曾越線,但整整一個月時間的相處,她還是得到了曾經未能得到的東西。

譬如……

與他一同麵對媒體,他送她回家,帶她參加宴會……

還有,或許是對她感謝,他的態度,也比曾經好上許多。

對她而言,這樣就很滿足。

而他長時間未與蘭溪溪見麵,也讓她造成一種假象,他們的關係會永遠如此。

然,當此刻假象揭開,她才意識到一切都是浮想,他終歸有他真正的幸福,現在的她,隻是他束縛。

秦千洛壓下眼眸裡的情緒,道:

“難得見麵一回,要不你今晚留在醫院陪蘭小姐,我開你的車回去?”

“不用。”

薄戰夜淡淡道,發動車子離開。

他倒是想回去,但小姑娘現在情緒不適合,另外,他怕壓製不住某種情緒,變成禽。獸……

“明天冇有共同行程,你不用來薄氏,自行安排時間。”他道。

秦千洛麵色為難:“十分鐘前遠洋公司那邊打電話,我答應了。還有……

明天是我母親生日,她很希望你過去。我認為為避記者之爭,你也應該意思一下,所以我答應了。”

“……怎麼不早說?”薄戰夜聲音微微嚴肅。

他做任何事喜歡提前安排,因此知道明天冇有特彆事情,先前才允諾蘭溪溪過來陪她。

秦千洛其實也是如此,但這段時間的關係,讓她忽略一些事實。

“抱歉,如果你忙,我來處理。”

“這種情況不好處理,明天我去,下次有事情提前說。”薄戰夜掀唇。

將秦千洛送到家後,他開車回私人彆墅。

自雲安嫻離世後,他很少回老宅,小墨與他單獨生活。

“爹地,三個月的遊戲時間太長了!我迫不及待想見阿姨和小包子。”一進門,就麵對來自兒子的抗議。

先前為了穩定情緒,他有將事情告訴孩子。

薄戰夜將他一抱抱起,柔聲道:

“已經過去一個月,還有兩個月,如果我是你,會考慮怎麼完善自己,到時給她們驚喜。”

薄小墨皺眉,不懂。

“比如親自設定小包子喜歡的遊戲程式,裝扮小包子喜歡的公主屋。”

“對哦!”瞬間,薄小墨消散陰沉,目光錚亮:“到時候阿姨和小包子嫁進我們家,要給她們隆重的歡迎儀式才行。

爹地,把新房交給我設計吧!”

小孩子還不到4歲,即使是神童,也不可能搞定上千平米的裝修。

但,給他鍛鍊鍛鍊,打發時間也是極好的。

“嗯。”薄戰夜安哄好兒子,走進臥室。

有些事情,他也應該準備。

他拿出手機撥打電話。“找找最近知名婚戒設計師,將聯絡方式發到我郵箱。”

“九爺,你要定戒指?”莫南西詫異無比。

這個時間點,是給秦千洛定?還是蘭溪溪定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