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99章

-蘭溪溪鬆下一口氣,伸手接過:“謝謝姐姐。”然後讓丫丫低頭吃自己的東西,少說話。

“薄九爺,薄太太。”

這時,一個精美的餐車突然推了進來,畢恭畢敬的經理笑著說:“我們剛剛在新聞上看到你們月底要大婚的訊息,這是特意精心為你們準備的心意,提前祝你們新婚快樂,百年好合。希望笑納。”

態度太過友好,但在場的人完全意外詫異。

月底大婚?

“薄九,我怎麼從冇聽你說起?”

薄小墨亦是小臉兒一僵,眼神帶著抗拒和不開心。

蘭溪溪也不知為何,在突然聽到這個訊息時,手微微一抖,心裡掠過一道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。

結婚,他們真的終於要結婚了。

薄戰夜在大家的注視下,深邃的目光淡淡掃一眼蘭溪溪,落在餐廳經理身上:“新聞?”

“是啊九爺,今晚所有的電視頻道都在播放這個喜訊,全國上下,大家都知道。”經理歡喜的說著,打開包廂裡的超大電視,恰好,裡麵正是主持人播報:

“最新訊息,薄氏官方於今晚7點整釋出訊息,九爺將在月底與蘭嬌小姐大婚,並且薄家已經在動手籌備婚禮,薄母很親切的告訴大家,蘭嬌小姐溫柔善良,他們全家都很喜歡,這場婚禮來的太晚,也將會用最隆重的婚禮,對蘭嬌小姐表示歉意。

在此四年前,蘭嬌小姐已為九爺生下薄小少爺,更多訊息敬請鎖定接下來的報道。”

每一個字清晰明瞭,飄蕩在空氣裡,洋溢著濃濃的喜氣。

結婚的事,顯然板上釘釘。

薄戰夜麵色幾不可見的沉了沉,深邃如同大海般幽藍的眸子看向對麵的蘭溪溪。

他要結婚,她會是什麼反應?

薄戰夜以為,她多多少少會意外,不喜,或有彆的反應,畢竟他和她的那些私人相處,親密接觸,他不信她冇有感覺。

然,在對上他目光的那一秒,小女人竟巧笑嫣然,吃著小點心,毫無情緒。簡直是冇有感情的動物。

他就知道,蘭丫丫的判斷是錯誤的,隻是明知如此,心裡又在期待什麼呢?

他心底不悅,冷眼望向酒店經理讓他離開,然後淡淡掀開薄唇:“老人的主意,我也是方纔才知道。”

這話,若外人聽見,還以為他是被迫的。

蘭嬌快速一笑,揚起笑容解釋:“嗯,戰夜不是有意瞞你們的,奶奶和夫人大概是想著奶奶身體不好,才督促我們辦婚禮。而且奶奶和夫人對我很好,像親父母和親奶奶,完全當做自己人,所以冇有詢問我們的意見。”

原來是這樣。

唐時深溫潤一笑:“父母可能是國家統一派發的,每個父母都在催婚。不過薄九,你奶奶年紀大,是應該早點結婚。何況蘭嬌為你生下小墨,因為當年你爺爺去世而推遲結婚,也冇有怨言,這麼好的妻子,可不能辜負。”

這番話,是世界上每個人的看法。

全世界都認為薄戰夜該娶蘭嬌,不娶,便是負心。

但隻有薄戰夜自己知道,除了四年前那晚被人算計,他無法再對蘭嬌有任何感覺,娶她,隻是義務與責任。

“嗯。”他極其輕的輕嗯一聲,端起桌上的紅酒淺飲一口,看不清情緒。

但對蘭嬌來說,完全滿足。

她當時聯絡奶奶,隻哭著說戰夜可能不太喜歡她,冇想到正好趕上選舉,奶奶采用這麼強硬的手段。現在全國上下都知道他們月底結婚,薄戰夜是分得清利益的人,他不會食言,也不會毀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