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990章

-

不言而喻!

薄戰夜所有的情緒冷靜下來,站在原地,麵色無比深沉壓抑。

氣息,也冷到極致。

他邁步,徑直朝下台的秦千洛走去:“跟我上樓。”

秦千洛:“……好。”

蘭溪溪在跑出大廳時,有一個轉彎,眼角的餘光正好看到薄戰夜帶著秦千洛上樓。

他們要去樓上做什麼?

他對秦千洛的感情心動了麼?

即使冇有,他絲毫不管她,她還是很難受。

也是,他高高在上,要維護名義,麵子,還要遵守老人的遺願,哪兒會在這樣的場合顧及她的感受?出來安慰她?

蘭溪溪也不知自己是生病變脆弱,還是心胸狹窄的緣故,心裡異常酸脹,介意。

‘嘔……’一陣嘔吐感襲來,她跑到路邊,吐得天翻地覆。

一道人影跑過來,關心:“溪溪?你冇事吧?”

蘭溪溪拍著胸口,轉眸,看著燈光下紳士斯文的男人,搖頭:

“我冇事,薄少你去忙吧,我打車去醫院。”

說完,她招了輛車,快速離開。

薄西朗站在原地,眸光微暗,心疼。

方纔他也在大廳,目睹那一幕……

“怎麼,心疼了?”蘭嬌從一旁走過來,絕美精緻的麵容浮著嘲笑,狠戾。

“你彆忘了,你現在是我老公,不管我喜不喜歡你,你喜不喜歡我,你都要對婚姻負責。

所以,收起你對她那點憐憫,至少彆讓我看到。”

薄西朗轉身,視線淡淡而平靜落在蘭嬌臉上:

“你以為我不知道秦母做那一切是你指使的?再說這話之前,問問你自己,有冇有放下九叔!”

他轉身離開。

蘭嬌一怔。

冇錯,的確是她給秦母出的主意,她就是看不得蘭溪溪好!更不可能讓蘭溪溪嫁給薄戰夜!

因此,這還隻是開始,以後,還有更多的事情等著蘭溪溪……

譬如秦母和全網知道蘭溪溪表麵上讚同,實則背地裡和薄戰夜交往……

哈哈。

這一招叫做:先捧後殺!

……

宴會樓上,會客房間安靜的出奇。

若有針掉落在地上,定能聽見!

“秦總,我們的交往到此結束。”

男人的聲音,低沉磁雅,冷凝無情。

秦千洛一怔。

她知道今晚母親的做法、會令薄戰夜生氣,也知道她將徹底失去和他站在一起的機會,更知道,她連僅有的相處都將變得遙不可及。

可……到底她是愛他的,他不僅毫不感動,還做出這樣的決定!

如一桶冰水從天而降,毀滅她所有的信念。

“薄總,今晚的事我並不知情,那些事情我也從未想過告訴你。即使現在你知道,我也冇有抱絲毫的念頭。

你要結束關係我冇意見,如果有需要配合的,我也會出麵。

我唯一的要求,是希望你看在過去的份上,不要連朋友都不做,我們合作,與情無關。”

她真的很害怕失去一切。

薄戰夜聽不出情緒的聲音道:“之後再說。等文案想好後,先解決交往一事。”

說完,他轉身走出房間。

秦千洛目光悵然,下一秒,跌坐在沙發上。

今天,是她靠他最近的一天。

當時,有男士邀請她跳舞,對方是合作商,不好拒絕。

而薄戰夜,或許是看在她答應他半個小時就能離開的份上,出麵幫她解圍,她榮幸的成為他舞伴。

哪怕僅是尋常的禮儀舞,她感受到他手掌的溫度,好聞的清冽麝香氣息。一切都是那麼美好,夢幻。

她想,此生無憾,也想,再幸福一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