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997章

-

可此刻莫南西那麼焦急的姿態,他眸色裡忍不住掠過擔憂。

下一秒,站起身,拿過桌上的車鑰匙大步流星走出去。

果然這辦法管用!

莫南西鬆下一口氣,總算能呼吸到新鮮空氣的他,對電話那端快速道:

“蘭小姐,是這樣的,九爺今天的氣息比地獄來的還可怕,這麼晚還讓人加班,人家很多員工要回家照顧孩子的,冇有辦法,我隻能這樣……

蘭小姐,拜托你一定不要拆穿。幫幫我們。”

原來這樣……

難怪莫南西一直神叨叨。

不過薄戰夜今天一天都很冷?難道是因為許宴北的事?

那他過來,她不是就遭罪了嗎!

瞬間,蘭溪溪慌了,快速掛斷電話,起床找化妝品。

她要把自己化的楚楚可憐!病態蒼白!

可化妝品去哪兒了?明明記得帶了啊……

不行,來不及,得找彆的辦法!

蘭溪溪又急又慌,但越急大腦越空,她想了半天也冇想到辦法!

“嗒…”外麵響起腳步聲。

這麼快就來了!

蘭溪溪如靈敏的小鹿,一下竄進浴室,關上門。

“哢。”

“哢。”

在浴室門關上的那一秒,房間門同聲從外推開。

薄戰夜修長矜貴的身姿邁入病房,深邃眼眸一掃,未見到人,問門外路過醫生:

“這間病房的病人在哪兒?”

“不在嗎?剛剛我查隔壁房時,她還在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要是被他知道她躲著,就太慘了!

“我在洗澡。”她匆忙開口。

薄戰夜看向漆黑的浴室,裡麵並未開燈,目光沉暗幾分,打發走醫生,走過去:

“洗澡不開燈?”

啊?!

居然忘記這麼重要的事情!

蘭溪溪慌忙找理由:“我不喜歡開燈,再說外麵有燈光反射進來,看得見。”

男人盯著浴室門,繼續追問:“那冇有水聲?”

“!!!”

咳咳!她可以說洗完了嗎?

“出來吧。”男人冷凝聲音響起,與此同時,修長大手推開浴室門。

燈光灑射進去,照映著站在門後一臉窘迫無措的小女人。

她甚至未穿鞋,可見藏進來時有多急迫。

薄戰夜寒了臉,邁步進去,直接將她逼退到角落:

“躲我做什麼?不想見到我?還是真在考慮許宴北”

冷凝,薄怒,生氣。

蘭溪溪小臉兒一白,如一隻進退不能的小鹿,無辜慌亂道:

“冇有!我纔沒有想重新找男朋友,白天是老師開玩笑。

我躲進來,就……就是害怕你還生氣,收拾我。”

反正都冇藉口了,還不如實話實說。

聞言,薄戰夜眉宇微擰。

片刻,掀唇,聲線無比暗啞:

“是該收拾收拾。”

話落,他直接將她公主抱抱起。

蘭溪溪失去重心,一陣天翻地覆間,她落入病床上。

看著上方高大英俊的男人,她臉色一白,慌張道:

“彆,我說了是誤會啊,我冇那個想法!真的!我發誓!

啊……不行,我胃好痛,頭也痛……”

她捂著肚子嗷嗷叫,想轉移話題。

薄戰夜眸光微緊,看著她緊皺眉頭的小臉,說:

“不是覺得我在意秦千洛,不想理我?你覺得現在裝病,我會不會在乎?”

額。

又轉到這件事情上了。

蘭溪溪委屈又紮心。

她昨天真的很生氣,早上醒來時想到自己一個人在病房深受折磨,而他陪著秦千洛,心裡更是控製不住的火,懟他罵他遠離他。

但一天時間過去,她真不希望他誤會。-